fc2ブログ

天籟


來寫一下耳鳴的事情好了。本來我不是很想寫,也不想跟別人說,因為醫生跟我說你不要一直去想耳鳴的事情,你越去在意它,它就會越來纏著你。我要是在這裡寫出來,那是不是會有一些人來跟我分享耳鳴的經驗,或是好心地幫我介紹一些治療耳鳴的方法,結果不就讓我變成一天到晚都在想耳鳴的事情嗎?

可是我已經耳鳴快一年,吃藥也吃了快一年,盡量想辦法調適身心也調了快一年,但還是絲毫沒有改善的跡象。算了,既然如此,乾脆把我跟耳鳴相處將近一年的經驗跟耳鳴症狀出現之前的一些徵兆通通分享出來,希望讓有相同困擾的人得到一點幫助,或是讓有類似前兆的人不要步上我的後塵,千萬不要。



先簡單說明一下人的耳朵是怎麼聽到聲音的。

耳朵裡面有一個構造叫做蝸牛體,蝸牛體接收到外界的聲音(聲波)之後,會把這些聲音轉成一種電波,然後把電波傳輸給掌管聽覺的大腦部分,讓我們"聽到聲音"。蝸牛體是一個非常精密、複雜的構造,功能也極為優越,它不會傻呼呼地把所有外界的聲音都一五一十地轉成電波通知給大腦,它會配合你這個人的生活環境或習慣去對外界的聲音做分類,在你的生活當中對你來說沒有必要的聲音,它會自動幫你擋起來,不會把它轉成電波告訴大腦,除非你下達指令要去聽。例如冰箱的馬達運轉聲,我們平常在家裡的時候不會感到在意,甚至站在冰箱旁邊都不會察覺,但我們要是刻意豎起耳朵去聽的話,還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耳鳴的原因就出在這個蝸牛體。當蝸牛體因故出現了瑕疵或故障,本來應該幫你擋起來的聲音它不擋了,只要有那個聲音進來,它就無條件地轉成電波告訴大腦。這還不打緊,更糟糕的情況是,甚至在沒有那個聲音的時候,蝸牛體還是繼續傳達電波給大腦,故障到這個程度的話,就會產生所謂的耳鳴。耳鳴會讓你一天24小時都處於聽得到那個聲音的狀態,但別人聽不到,因為那個聲音根本不存在,你聽到的只是蝸牛體不斷傳送給大腦的某種電波而已。

這種耳鳴現象的原因跟治療方式,目前在醫學上似乎還沒有得到闡明,蝸牛體太精密,精密到連現在的醫學技術都沒辦法完全解析。

我是在去年7月20幾號的時候出現耳鳴症狀,而且只有左耳一邊,右耳完全沒事。我左耳聽力本來就不太好,但左耳並沒有因為耳鳴而聽不到聲音,外界聲音我都聽得到,只是左耳聽到的聲音比右耳聽到的小一點,而且都有耳鳴的聲音在"陪襯"著。

在一個安安靜靜、完全無聲的地方,我們不是可以聽到一種莫以名狀的聲音嗎?那個聲音我不知道該用什麼中文字來說,日文大概都用「キーン」(kiin)或「ジーン」(jiin)這些擬聲字來形容,中文可能比較常用「嗡嗡作響」來表達吧。不過我覺得我聽到的聲音比較接近「嗶──」這種感覺的聲音,如果你也想聽聽看那個聲音,找個比較安靜的地方,用中指頂住耳朵入口那塊小肉,利用那塊小肉把兩邊耳朵緊緊堵起來,這樣大概就聽的到了。

對,就是那個聲音。我的左耳現在就是處於無時無刻都會聽到那個聲音的狀態,症狀時輕時重。輕微的時候只要打開收音機,不用轉到很大聲就可以蓋掉七八成,煮飯或洗碗的時候甚至完全聽不到;不過嚴重的時候,即使電視播放著喧鬧不已的綜藝節目還是聽得很清楚。

有時候我會無奈地把揮之不去的耳鳴想像成一種「天籟」──上天賜給我聽的一種聲音,世間的芸芸眾生都聽不到,只有雀屏中選的我才聽得到,看能不能用這種阿Q精神的正面想法去抵抗這個負面處境,讓自己得到一點精神上的寬解。不過,我的道行可能還不夠深,達不到這樣的境地,現在只能盡量不把耳鳴當一回事,跟它和平相處。

繼續寫下去的話好像太長了,我先寫到這裡就好。下一篇再來講以後再把我出現耳鳴症狀之前的一些前兆(當然這也只是我個人的推測而已),以及我跟耳鳴和平相處的一些具體方式寫在下面

現在是星期六上午11點,東京天氣很好,外面一片藍天。你們那邊呢?希望大家都過的很好。


《待續》 ↓
4月12日  更新

我一直在懷疑,是不是因為時鐘的關係。

大概在去年二、三月那時候吧,我開始覺得掛在牆壁上的時鐘的滴答滴答聲很吵,吵到我睡不著覺。五月時我把時鐘換成一個完全無聲的時鐘,秒針前進時不是用抖的,而是用滑的。換掉時鐘之後,我睡覺的地方變成完全沒有聲音,安靜到會聽到那個「安安靜靜的聲音」。起初我覺得很滿意,沒有了那個滴答滴答的聲音,睡起來很安穩。可是沒想到兩個多月後,也就是七月下旬的某一天,我突然覺得那個「安安靜靜的聲音」好像黏在我左邊的耳朵裡面一樣,怎麼拿也拿不掉了。

出現這個症狀之後我感到很恐慌,因為不管我做什麼事情,包括聽錄音帶,那個「安安靜靜的聲音」的始終揮之不去。我連續看了兩家耳鼻科,但都沒有明顯改善,藥物雖然可以起到一點緩和效果,但症狀似乎會隨著氣壓跟心情的高低起起伏伏,時好時壞。輕微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外界的聲音就不會在意,甚至在騎腳踏車的時候,風聲就可以讓我聽不到耳鳴;可是嚴重的時候,音樂開大聲都蓋不掉。

我不知道我這個推測是不是正確的,我有跟醫生說時鐘的事,但醫生不予置評。如果我當時沒有把時鐘換成完全無聲的時鐘,沒有長期間在安靜無聲的環境中睡覺,完全無聲時會聽到的那個「安安靜靜的聲音」可能就不會黏在我耳朵裡了。現在在我左耳裡面縈繞不去的聲音,正是那個「安安靜靜的聲音」。

有一種針對耳鳴的聲音療法APP我覺得滿好用的,名字叫「ReSound Tinnitus Relie‪f‬」,它有各式各樣的大自然環境聲響或生活環境聲響可以讓使用者自由調配組合,比方說瀑布、溪流、蟬鳴、鳥叫,或是火車、車站大廳、公路、洗衣機等等。

睡覺時,目前我用的是火車的聲音,而且還透過重低音效果不錯的藍芽音響播放,閉上眼睛之後真的就好像在搭臥鋪夜車一樣,要是床鋪也能像火車那樣搖晃就太完美了(笑)。然後我還會在耳邊放一台收音機,讓AM電台輕輕柔柔地流瀉出我聽不懂的西洋歌曲,想像我躺在一路向北的臥鋪夜車中聽著收音機沉沉入睡。上面那個APP跟我的收音機都可以定時關機,我大概設定一個半小時就可以一覺到天亮。火車搭膩了,就換成溪流加蟬鳴或鳥叫之類的想像自己在露營。

白天的話,出門上班的人可能還好,跟其他人說話的時候是最最感受不到耳鳴的時光。像我這種大部分時間都一個人在家工作的人就很辛苦,除了多準備一些和平相處的模式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總之,希望大家永遠不認識耳鳴,不知道耳鳴是怎麼回事,這篇文章最好對你來說一輩子都派不上用場。

晚安。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台北這幾天總算下了零星的雨,梅雨季節卻沒有雨,水庫不知道可否舒緩一下缺水的問題。倒是盼望東京奧運能如期舉行啊。

Joanna

我對東京奧運已經完全失去了興趣,不過看到池江璃花子那麼努力,覺得辦得起來也好。

雖然喜歡晴朗又不過熱的天氣,
但真的要來些雨水才行,前幾天連續兩位附近的媽祖都出巡了,還是沒下雨(以前都會在起駕時下些雨的,幫媽祖清掃地面)。

最近看了ㄧ本在鎌倉開診所的海豚醫師(松久正)寫的書「松果體的奇蹟」,
裡面寫著如果你小時候夢想中的職業是飛行員,但礙於身高視力沒當成,
只要讓松果體活化的話,視力會突然變好,也會突然長高,接著就會往那個更理想的自己所在的平行時空靠近。

人類的疾病是靈魂自己選的,
因為克服恐懼和焦慮是讓靈魂升等的最佳途徑,得到領悟或接受事實後,有的人會和疾病和平共處ㄧ生,或突然痊癒(又是突然,突然到我好想笑😆...咳咳,正經ㄧ點),也有的靈魂克服後選擇結束這ㄧ生。

最近常接觸這類的訊息(書、影片),
說的也大同小異,但有說服到我。
看了您的耳鳴經歷,讓我想到這些聽起來還是有點玄妙但有邏輯的說法。

只是 ㄧ直嗶
真的會好煩啊~~~我說我😣

西瓜

不管是誰,這樣一直嗶下去都會很煩的。希望你永遠不會有這個困擾。最好等一下就突然下雨把你淋個落湯雞。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No title

所以已經知道原因的嗎?
是梅尼爾氏症嗎?!

我偶爾也會突然出現耳鳴
逼 或 機 ~~~的長聲
時間忽長忽短

通常出現這樣的徵狀
大概就是身體在告訴我
該休息了 或是 快要生病了(感冒)
那段時間都會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
不要讓身體過勞^_^

希望您早日康復或者與它和平共存

大貴

謝謝您的關心,雖然還不知道原因,不過最近感覺好多了,已經練到不用吃藥也可以和平相處的程度。適度休息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