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就算只有一顆


換了一顆新的枕頭之後,那顆泛黃到不像話的枕頭一直擱置在房間。枕頭在我們這裡算粗大垃圾(大型垃圾),丟粗大垃圾要先上網預約日期時間,把費用計算出來之後再去指定地點付錢買貼紙,當天早上再把貼上貼紙的粗大垃圾放到外面讓清潔隊回收。因為有點麻煩,我足足擱置了快兩個月,上個禮拜六才把它解決掉。

不過我解決的方法有點魯莽。畢竟枕頭不是很粗大的東西,5個以內只要200圓。200圓是粗大垃圾的最低起跳價,可是我只有一顆枕頭要丟,丟一顆200圓,丟五顆也是200圓。我突然覺得很不划算,可是也臨時找不到那麼多枕頭要丟(把家裡的枕頭都搜刮起來也不夠)

此時我心生一計。乾脆把枕頭剖開,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可燃的就丟可燃,不可燃的就塞到不可燃,外面那層布料捲一捲丟可燃就OK了。可是用美工刀剖開之後我嚇一跳,因為裡面竟然都是活生生的羽毛!有黑的,有白的,有灰的,有茶褐色的。老實說,這顆枕頭怎麼來的我也忘了,牌子是NITORI,可是我不記得有在NITORI買過枕頭(不過新的枕頭是在NITORI買的)。用了這麼多年,也沒有去想過裡面裝的是什麼。

用手把裡面的羽毛抓出來塞進垃圾袋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我好像是一個屠殺了很多隻水鳥,然後現在在處理善後的人。很不可思議的是,枕頭並不是很大顆,但是把裡面的羽毛掏出來的時候,抓在手裡的羽毛整個好像膨脹起來,裝進垃圾袋之後變好多,體積大概漲了有三倍,而且在把羽毛掏出來的過程當中,好多細微的毛絮在懸浮在半空中,在我眼前飄呀飄的,飄得整個廚房都是(我在廚房解體這顆枕頭)。我趕緊戴上口罩,把門窗全部打開,讓風把這些水鳥的咀咒(?)吹得煙消雲散,事後還要處理黏在流理台和地板上的的片羽殘渣。

我在心裡做了兩個決定。第一,以後絕對不用羽毛枕(還好我的新枕頭不是羽毛)。第二,如果遇到要把羽毛枕處理掉的狀況,還是乖乖買200圓的粗大圾垃貼紙來丟,就算只有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