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本体重量


日文的「本体重量」,意思就是說不含包裝或附屬品在內,指東西本身的重量。

現在好像很多地方都直接翻成「本體重量」,可是我對「本體」兩字總是看不太順眼,正統的中文裡面應該沒有這個用法才對。雖然說現在很多辭彙都受到日文影響,直接拿來用的例子也不少,像聲優,職人,違和感等等,可是我對「本體」還是不太能夠接受。

在茶杯跟碗盤之類的陶瓷產品說明中,你可以接受「本體重量」這個寫法嗎?


結束


腰痛算結束了吧。

從閃到腰那天開始算,今天是第六天。早上五點多自然醒,覺得腰部應該已經差不多了,以每公里6分40秒左右的步調小心翼翼地跑了3公里。很好,都不痛。走路真的對腰痛滿有效的,不過效果可能視個人而定,如果走起來很辛苦的話還是希望你不要勉強。

以下是我從報章雜誌等處寫下來的幾句名言,共勉之。


順境勿驕,逆境不餒。



過完一生之後,留下來的不是我們擁有的東西,而是我們給了別人的東西。(三浦綾子)



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雜事,但是當你把事情做得草率時,那就是雜事了。



你不堅強,沒人替你勇敢。(李筱瑜/台灣鐵人一姐)



現在好像都不講鬼月了,而是講「吉祥月」、「孝道月」。(噶瑪蘭廣播電台主持人)




行軍療法


我又閃到腰了。

上次腰痛是在年初,那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大概過了兩個星期才痊癒。但這次我很肯定,絕對是閃到腰了。那天熱到爆(每天都熱到爆),我在家裡一邊吹冷氣一邊做完每天的例行運動,包括腹肌、拳擊、伸展操什麼的,流了一身大汗之後覺得通體舒暢,筋骨健爽。

然後,就在我洗完澡,經過客廳,拿起堆了兩天的舊報紙,彎腰要放進收納箱的時候,那道不知來自何方的「魔女的一擊」,神不知鬼不覺地給我的腰部來了電光石火的一記。

幹。這不就是半年前那個來得莫名其妙的腰痛的感覺嗎?原來那時候也是閃到腰而已喔。我這樣告訴自己,絕對不是因為自己已經到了走在路上可能會有小學生叫我"阿貝"這個年紀的關係。

幸好當時我有寫下一篇文章記錄我當時的腰痛治癒過程(請參閱2022年1月),決定如法炮製,用「走路」來治療魔女的一擊。我給它取名為行軍療法。

沒想到我為了在炎炎夏日中看本丸打棒球而買的mont-bell遮陽傘,在閃到腰的時候也能派上用場,看來不用等到本丸畢業就可以回本了。這個週末我行了三次軍,每次都走一個小時左右,其中兩次是頂著大太陽撐著陽傘走,走得我是步履蹣跚(因為腰痛)、汗流浹背。

偶爾迎面而過的行人,有的看到我就趕快把拉到下巴的口罩拉起來戴好戴滿,有的則是明明戴滿了口罩,還很嫌惡地把陽傘斜對著我走過去。是的,只因為我沒有戴口罩。口罩已經把日本人戴成將所有人類都當成病毒看待的民族,以及不想把臉露出來給別人看的民族,我不知道他們這個症狀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但我滿悲觀地認為,即使等到各位可以不用出示接種證明也不用提出72小時以內的陰性證明就可以到日本來旅遊,他們還是一樣會乖乖戴著口罩。即使全世界都不戴口罩了,搞不好他們還是照樣戴著口罩。

感覺腰已經好多了。上次約莫兩個星期,這次應該不用七天就可以好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