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牢騷


我覺得口罩不能再這樣繼續戴下去了。再這樣繼續戴下去,口罩對身體跟心靈的傷害,將遠遠大於毒性已經弱到跟流行性感冒差不多的新冠病毒帶給人體跟整個社會經濟的傷害。

日本真的是個很奇妙的國家,沒有人強迫你出門一定要戴口罩,不戴口罩外出也不會有警察來抓你或是有民眾去檢舉你,可是他們戴得比誰都緊,戴得比誰都勤。跑步也戴,散步也戴,遛狗也戴,開車也戴,騎腳踏車也戴,走在杳無人煙的山路也戴。儘管只是自己一個人。這兩年,日本每個人都覺得外面的人是病毒,不管走到哪裡也都被當成病毒對待,但是他們都甘之如飴。雖然這可以說是日本人一種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的美德,但是換個角度去看,其實也可以解讀成日本人非常不喜歡被別人添麻煩。

我厭倦戴口罩的日子了。這兩年來,我在現實生活中能看到的「完整實體臉孔」幾乎只有水牛跟本丸,不管出門去哪裡,看到的都是一堆走來走去的口罩。一年前進來的新同事,現在偶爾看到他拿下口罩的樣子,我還是一樣會在心裡吃個小驚:喔,原來他臉長這樣。

本丸國二跟國三這兩年,運動會沒了,職場體驗沒了,畢業旅行沒了,所有應該享受到的校園青春都被剝奪得一乾二淨,只留下幾張每個人都戴著口罩的團體合照,過幾年再拿出來看,一定不知道誰是誰。四月開始本丸要上高中了,不過東京都已經正式下令,這個年度各級學校還是一樣保持戴口罩上課的規定,看得我是心寒無比,想到本丸的高中生活又要在一堆死氣沉沉的口罩中揭開序幕,我真的覺得痛心疾首。

到現在還沒有人察覺到,「臉」是人與人在溝通時最重要的部分嗎?都沒有人覺得,我們在面對面聊天的時候,看得到臉跟看不到臉的交流感或親密感差很多嗎?在自然界和我們的生活環境當中本來就有無數的細菌跟病毒,而精細的人體會透過自身的免疫系統來跟這些細菌跟病毒對抗,自然而然地形成抗體,戴口罩戴了兩年,人體的免疫系統不會忘了怎麼對抗本來可以輕鬆應付的病菌嗎?我們現在還有必要為了致死率等同流行性感冒甚至更低的新冠病毒,繼續削弱我們人體的自然免疫力,繼續犧牲我們下一代的青春跟喜怒哀樂的表情嗎?

現在這些孩子,過了幾年之後都要出去工作繳稅金給政府,繳年金去養越來越多的老人,可是毫無思考能力的日本官員只會叫孩子們忍耐,不准他們去社團活動,不准他們辦校園文化祭,不准他們去畢業旅行,把他們原本應該亮麗光彩的青春時光踐踏成一片片索然無味的不織布,然後你們這些不必受到任何限制的大人每天照常到外面大吃大喝花天酒地,愛去哪就去哪,你怎麼好意思叫他們以後繳年金來養你們?你們管不住在外面吃喝玩樂的大人,就不要來管這些只能上命下從的學生!認真幫這些孩子們想一想好嗎?他們就算確診了,絕大多數都是輕微的感冒症狀甚至沒有症狀,有必要限制這麼多嗎?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說,日本已經開始有一些年輕女生表示,口罩對她們來說已經變成跟內衣一樣的存在,現在叫她們在街上或公司把臉露出來會有一種害羞的感覺,感覺好像沒有穿內衣一樣,就算疫情過去,她們也不想把口罩拿下來了。

大約三個禮拜以前,我出現了發燒跟咳嗽症狀,我想十之八九是確診了,但是我沒有去看醫生,因為現在東京一般的市井醫院不收發燒病人,得去願意處理新冠的大醫院才能接受檢查跟診斷,確診之後還要跟保健所報備,然後全家人都要被匡列為密切接觸者,非常麻煩。因為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有信心,覺得可以自然痊癒,在家裡休息三天之後果然就好了,也沒有出現什麼後遺症。幾天之後,水牛跟本丸可能都被我傳染到吧,依序出現了發燒跟咳嗽症狀,本丸甚至還燒到39度多,不過他只睡了一個晚上就退燒,現在生龍活虎一條,已經打了第三劑的水牛也是兩三天就恢復了。

我現在在室外已經不戴口罩了,不管是走路、跑步還是騎腳踏車,盡管路上的行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因為他們每個人都乖乖戴著口罩,但我不想再屈服給日本人那種會扼殺思考能力的「同調壓力」。為什麼在東京幾萬家居酒屋群聚喝酒聊天的人不戴口罩,我們這些在外面默默跑步或是在公園散步的人要戴口罩??你們都不會好好想一想,你在你現在的情境之下真的有必要戴口罩嗎?現在我看到戴著口罩,形單影隻步履蹣跚地走在路上的長者,我都好想跟他們說,您在外面走路的時候就把口罩拿下來吧,外面空氣這麼好,櫻花這麼漂亮,您就好好吸一下口罩外面的空氣,好好聞一下櫻花的味道吧,不然您沒病也會悶出病來啊。疫苗三劑是打心酸的嗎?

我要呼吸100%的新鮮空氣,沒有自己排放出來的廢氣,我要讓我的肺部重新接受冷熱乾濕的空氣洗禮,我要用我整張臉的肌膚和五官去感受太陽的溫暖、冷風的吹襲跟下雨的味道,我要開始讓在溫室裡關了兩年的呼吸道跟免疫系統恢復原有的外界適應力,我要開始慢慢習慣沒有戴口罩的臉龐。再不這樣做的話,真的永遠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