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一暝大一寸



四個月前

黃金葛


四個月後

(請點右下方的 続きを読む


続きを読む

僅供參考


8月17號那天,我去自衛隊的大規模接種中心打了莫德納疫苗。

當天完全沒有出現任何異狀,沒發燒,沒紅腫,甚至連針頭插進去那個地方也不覺得痛。因為去打針之前已經先把健身拳擊練完,跑步也跑了,打完之後就聽醫生的話,當天不可激烈運動。

第二天,注射的地方開始覺得有點痛了,不過那個痛很輕微,感覺就像一般注射之後會感受到的那種肌肉疼痛(幾百年沒打針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痛痛的感覺),範圍也只有針打進去的那小一塊地方而已。聽說很多人打完之後手臂痛到好幾天舉不起來,可是我完全沒有那種現象,連一點點紅腫都沒有。小心翼翼地,健身拳擊我用蜻蜓點水的力道去打,三千公尺我用龜兔賽跑的龜速去跑。沒事。

第三天以後,注射處的疼痛感消失得無影無蹤,完全恢復正常。每天的健身拳擊跟早晚三千,我開始回到往常的力道跟步調。

我的莫德納第一劑,可以說在完全沒有副作用的情況下打完了吧。據說年輕人比較容易出現副作用的反應,可見我是經過美國最新科技認證,100%不含雜質的中年人了。

在大規模接種中心打疫苗的人,都會領到一本自衛隊製作的疫苗宣導小冊。裡面有個部分,我覺得對於了解mRNA疫苗滿有用的,寫的也很淺顯易懂,把它翻出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IMG_6685.jpg

IMG_6686.jpg
(綠框部分)


本疫苗含有病毒蛋白質(S蛋白質)的設計圖(mRNA*),當人體感染到新冠病毒時,病毒蛋白質將發揮重要作用。本疫苗由以下過程預防新冠肺炎。

接種本疫苗後,設計圖(mRNA*)將被送到細胞,收到設計圖的細胞會在細胞內部生成病毒蛋白質(S蛋白質)。

在細胞內部生成的S蛋白質,會被人體的免疫系統視為異物。免疫系統將S蛋白質當成異物之後,會開始打造針對S蛋白質的抗體等防禦系統,而設計圖(mRNA*)將在人體內自然分解、消滅。

由於新冠病毒具有S蛋白質,免疫系統在上述過程中打造出來的抗體等防禦系統,對新冠病毒也能發揮作用。在這道防禦系統的作用之下,便可預防新冠肺炎。

*mRNA:messenger RNA




真夏的大冒險


  走出東京車站中央南口的時候,我的心情是雀躍的。因為要來接我的專車,說會停在HATO巴士的專用公車站那邊等。我抱著一份小小的期待,希望那台專車就是HATO巴士,這樣我就可以免費搭一趟東京都內最有名的觀光遊覽車,在東京的黃金地段稍微享受一下當大爺的滋味。


  光鮮亮麗的HATO巴士在寬闊的人行道旁一字排開,鮮黃色的車體在紅磚、綠葉和藍天的襯托下顯得特別醒目。雖然那天飄著小雨,灰雲密佈,看不到藍天,但我可以想像,黃澄澄的HATO巴士開在風和日麗的東京市區一定很漂亮。我一邊走一邊注意,看有沒有可愛的制服車掌小姐在跟我招手。HATO巴士一台一台過去,好像都不是來接我的專車。走到盡頭之後,才看到有一台小了一號的普通市區公車在那邊等我,站在車門外面的阿姨對我綻放了可掬的笑容。


  10分鐘左右的車程,感覺好像只是在繞圈圈。皇居,一堆高樓。然後又看到皇居,然後又看到一堆高樓。抵達目的地之後,我跟一群人魚貫下車,在路標跟工作人員的案內之下走到了陣地。


  在陣地入口,我們硬是被分成兩隊,沒經驗的要從左邊進去,有經驗的要從右邊進去。我是沒經驗那一隊,戰戰兢兢地從包包裡拿出事先填好的文件跟身分證明,經過嚴格的行李檢查和資料核對之後,工作人員才肯放我們進去。陣地裡面的路線跟布局相當錯綜複雜,不過他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每個可能會轉錯彎的轉角跟不可能會轉錯彎的轉角都安排了手下在那邊監視,想走錯路或是往回走都不可能。每個該搭的電梯跟該去的地點都塗了顏色,在入口拿到什麼顏色的檔案夾,就搭那個顏色的電梯,去那個顏色的地點,每個電梯跟地點也都有兩三個手下在監控,戒備之森嚴簡直可用滴水不漏來形容。


  通過層層關卡,好容易才抵達終點10樓。我被領到一個頭目的房間裡。剛才跟我一起走進陣地的那幾個人,現在都不知道被分到哪裡去了。頭目是個女人,旁邊站著兩位侍女,她雖然戴著口罩,但那雙深邃似海的雙眸跟皎潔如月的睫毛還是掩不住她的美貌,一下就把我的魂勾掉了一大半,我要把行李放到檯子上面時還不小心撞到牆壁。她笑笑地跟我說,你不要怕,很快就好。



  走出陣地的時候,雨已經停了。我不想再搭那個枯燥乏味的接駁專車回東京車站,決定散步到最近的東西線車站,搭地下鐵回家。真夏的大冒險,30分鐘就沒了。




IMG_6684.jpg


 

好 好 好 好


那天跟本丸搭公車去參觀某間高中的棒球社練習,我們搭到的那台公車,司機很有趣,他每次從停下來的公車亭出發之前,一定會伸出左手食指連比四個地方,然後每比一次就輕輕地說一次yoshi。yoshi就是「好」的意思。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他的yoshi yoshi,每隔幾分鐘就會在沒有人說話的車廂中飄一遍。東京的公車司機都會配戴小型麥克風,不厭其煩地跟乘客說下一站要停哪裡,哪一站快到了,請在車停穩之後再起身下車,車要開了請坐穩或抓好吊環,等等等等。他可能忘了麥克風的存在,或是以為他那喃喃細語的yoshi不會被聽到,但其實都聽得很清楚,連坐在靠近最後的我們都聽到了。

我發現,他不只發車時會這樣。比方說轉彎之前,他會比兩次手指說兩次yoshi,紅燈變綠燈之後會比三次手指說三次yoshi。因為我在公車上不管看書還是看手機都會暈車,跟國三的本丸又沒什麼話可以聊,注意到司機這個怪癖(其實是好習慣)之後,我想說他是不是規則性地在進行哪個動作的時候yoshi幾次,所以還認真數了一下,消磨消磨時間。

結果是沒有,轉彎有時候三次,紅燈變綠燈有時候兩次,有同事開著公車從對向車道過來,會車時有時候還會yoshi一次。唯一不變的是,從公車亭出發的時候,他一定會yoshi四次。

yoshi yoshi yoshi yoshi

很好 很好 很好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