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問題


不好意思,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一下。

假設有一段中文字幕分成前後兩段出現,但就句子結構來看它們是同一句,這時候一般來說,應該都是把破折號放在前段後面,讓觀眾知道接下來還有下文。

例如:

你怎麼知道我是不是──

從台北來的?


可是最近有個在NHK工作的顧客說,這樣的呈現方式已經落伍了,現在NHK在做中文字幕的時候,遇到這種情形的話都把破折號放在後段前面。

你怎麼知道我是不是

──從台北來的?


蛤?真的嗎?我是沒聽過也沒看過。請問各位有看過用這種方式去呈現的中文字幕嗎?你覺得哪一種比較對或是看起來比較舒服呢?



左右護法


想說幫自己的房間增添一點綠色,下午去買了一些植物回來。
下面那一排可以吃的都是水牛挑的。

IMG_6454.jpg



黃金葛擺桌子左邊。
IMG_6455.jpg



馬巴拉栗擺桌子右邊。
IMG_6456.jpg


兩座綠油油的左右護法完成了,不錯不錯。

我本來不知道這棵小樹是什麼東西,標籤上面的名稱是パキラ(Pachira),在店裡覺得它長得很可愛就買回來了。我挑了葉子最少但樹幹最粗的一棵,雖然樹幹跟葉子的比例有點不太勻稱,但我覺得粗粗壯壯的將來可能會長得比較好。剛才上網查才知道它叫馬巴拉栗,別名發財樹。老天爺是知道我現在很缺錢嗎?歪打正著(苦笑)


鄉巴佬


那天我去uniqlo買村上春樹純棉T,挑了挪威的森林跟村上收音機那兩件。

挪威的森林採用跟書本封面一樣的配色,布料是濃濃的綠色,胸前的英文字樣為紅色刺繡,起初我在廣告單上看到這一件的時候就很想要,因為我覺得那個刺繡看起來很有質感,價格跟其他只是把圖案印上去的村上T恤也一樣,含稅價1500日圓,CP值高到令人咋舌。黑色的村上收音機是水牛建議的,她說那件很好看,而我也是村上收音機的忠實讀者,乾脆兩件都買。


IMG_6284.jpg


IMG_6283.jpg



心滿意足地抱著兩件村上大叔的純棉T要去結帳時,在店內轉了兩圈還是找不到收銀台在哪裡。收銀台那邊不是都有店員站著嗎?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有店員站在後面的收銀台。後來我才注意到,入口旁邊有一位店員站著一張小桌子後面,在她左後方的角落有兩台我沒看過的機器在那邊,走過去一看才知道那就是收銀台。


23.jpg


原來uniqlo的收銀台已經完全自助化,從結帳到包裝的動作全部由客人自已動手,不需要店員了。很神奇的是,機器右邊有個很大的槽子,你只要把衣服放到裡面,不管是直接放進去還是連著購物籃整個擺進去,收銀機就會顯示出件數跟總價,然後你再選擇現金或信用卡等付款方式結帳就可以了。裝衣服的袋子整整齊齊地擺在身後的架子上,結帳時你必須選擇要不要袋子,要的話根據袋子尺寸再多付幾元,結完帳後轉個身就可以自己去拿來裝。我已經很久沒有去uniqlo買衣服,不知道世間已經進化到這種程度,十足鄉巴佬一個。臺灣的uniqlo也進化成這樣子了嗎?

今天東京天氣很好,待會把本丸的棉被拖出去曬一下。


散心

天氣這麼好,還是出去散散心吧。


続きを読む

天籟


來寫一下耳鳴的事情好了。本來我不是很想寫,也不想跟別人說,因為醫生跟我說你不要一直去想耳鳴的事情,你越去在意它,它就會越來纏著你。我要是在這裡寫出來,那是不是會有一些人來跟我分享耳鳴的經驗,或是好心地幫我介紹一些治療耳鳴的方法,結果不就讓我變成一天到晚都在想耳鳴的事情嗎?

可是我已經耳鳴快一年,吃藥也吃了快一年,盡量想辦法調適身心也調了快一年,但還是絲毫沒有改善的跡象。算了,既然如此,乾脆把我跟耳鳴相處將近一年的經驗跟耳鳴症狀出現之前的一些徵兆通通分享出來,希望讓有相同困擾的人得到一點幫助,或是讓有類似前兆的人不要步上我的後塵,千萬不要。


続きを読む

綠葉


下午跑了七公里。天氣陰陰涼涼的,不冷不熱。一樣的公園,一樣的路線,入口右側那一塊給小朋友玩的地方還是一樣被籬笆圍得緊緊的,也不知道裡面在進行什麼工程。唯一不一樣的是,中間那條櫻花隧道已經換上一身還在牙牙學語的綠葉,只能從被雨水黏在地面上的一些櫻花瓣去回味上個星期的落櫻繽紛。

本丸今天上半天課,水牛為了參加下午的家長會跟公司請了一天假,我終於有時間可以在本丸不在的時候跟水牛好好說了。我原本以為她會生氣,叫我還不趕快想辦法去賺錢,但是她沒有,她很認真地聽我述說這一個月來的狀況以及失去工作的原因可能出在哪裡,幫我分析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去面對。唯一被她數落的一點是,我怎麼到現在才跟她說。

大肚魚。R。Joanna。阿計。阿拉。KH。windy。還有一些我知道你們有來關心的一些朋友。真的很感謝你們一直默默地在這裡陪我,雖然你們不常冒出來跟我說話,但我一點都不在意,甚至可以說我還滿喜歡這種淡淡的關係,只是我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跳出來鼓勵我,給我加油打氣。你們的留言我反反覆覆看了好幾次,你們寫的每一則留言對我來說都是一陣陣的溫暖,溫暖到讓我的淚水總是不自覺地在眼眶裡打轉。我想我一定是寂寞太久了,寂寞到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訴說,寂寞到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跟別人訴說或是有沒有資格跟別人訴說。我這麼少去關心別人,又怎麼能要求別人來關心我?

快一點了。明天一大早還要準備早餐,先睡了。晚安。



谷底


惹毛了翻譯公司,整整一個月沒工作。
耳鳴好不了,醫生也束手無策。只能和平相處到死?
國中棒球遲遲無法開打,看不到本丸打棒球的生活,我完全找不到重心。
離別跟相遇可以增加一個人的深度?那我不是膚淺得像雨後的一塊積水?

在日本,四月是一個全新起步的季節。我也起步了,起了人生中最低落的一步。我覺得我現在不是住在東京,我只是住在一棟水泥蓋起來的小公寓裡。不管出去跑步還是散步,映入眼簾的都是一成不變的景色,除了家人之外幾乎沒有可以說話的對象。

我想爬出這個谷底,但我不知道爬不爬得出去。請給我一些聲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