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金包銀


2月2日 雨
學妹今天跟我說她順利取得內定,恭喜恭喜!我在身邊認識的臺灣留學生當中,她是第一個以正職身分在日本就職的,真不簡單。我覺得最好笑的是她性向測驗的總結評語:此人的回答非常有一貫性。錄取她的那家公司可能很討厭隨波逐流的人吧。


2月4日 晴
關東地區吹了有史以來最早的「春一番」。
驚覺我的存款餘額快要跌破底線,決定從今天起勒緊褲帶,不再隨便買東西了。


2月6日 晴
中午吃水牛煮的餛飩湯+西班牙海鮮燴飯。晚上吃我煮的蔘雞湯。下午跑步的時候遇到外景拍攝,周圍擠了滿多人在圍觀。可惜我現在白天跑步都不戴眼鏡(美津濃的運動口罩會讓眼鏡變成一片霧煞煞),停下來在路邊觀察了兩三分鐘還是看不清楚那兩個演員的嘴臉。他們穿著工人的衣服坐在台階上吃便當。


2月7日 晴
水牛一整天窩在家裡到處打掃,還把她的桌子換了一個地方擺,最後連榻榻米都給它翻過來,想要把沙發下面顯得比較新那一塊跟窗戶邊比較舊的那一塊對調。結果大費周章之後發現,橫向跟縱向的榻榻米長度竟然竟然不一樣,差兩公分!那A安內 ?一切回歸原點,不過從榻榻米下面掃了很多髒東西出來,還滿有成就感的。榻榻米那邊我從頭到尾都有幫忙哦,那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得來的。


2月10日 多雲
收到人妻同事給我的情人節巧克力蛋糕。今年我的班跟她的班剛好錯開,平常我們完全碰不到,她今天專程來拿給我(也有順便給其他人啦)。她只做到今年三月,下一個年度就退休了。


2月11日 晴
弟妹傳來除夕夜的團圓飯照片。看到爸媽氣色都好好,弟弟一家也都和樂融融,覺得很欣慰,也很感傷。我也好想回去過年。


2月12日 晴
上午跑步7公里加健身拳擊(switch)全套,下午帶著半格相機跑去中野照相。不想大年初一整天關在家裡。


2月13日 晴
老妹也回家了,晚上跟老家用視訊玩線上十八豆。跟小時候一樣,阿爸當莊家,我們小孩子用壓歲錢下注,不一樣的是,我們這些小孩子的下面現在又多了好幾個小孩子,桌子都不夠圍了。系八啦!逼機!照照照...。熱絡是熱絡,不過線上畢竟還是沒有現場的熱氣騰騰,散場之後我的心裡還是感傷。晚上11點多地震,震央在福島外海,芮氏7.1級。東京這邊4級左右。


2月14日 晴
跟本丸傳接球的時候,被他一顆沒有事先預告,從我伸出去的左手手套前方冷不防轉進來的滑球砸到左眼。眼鏡應聲落地,眼窩四周又紅又腫。不可思議的是,球砸到眼睛那一瞬間並不是很痛,眼鏡鏡片雖然從鏡框脫落但幾乎沒有損傷。我蹲在地上摀著眼睛,久久站不起來,倒不是因為砸到眼睛讓我覺得痛,痛是痛在我在那一瞬間領悟到,這可能是我跟兒子的最後一次傳接球了。


2月15日 雨→晴
下午把一堆雜七雜八的翻譯做完之後,在去買菜的路上看到一條很大條的彩虹,彩虹的右腳剛好就踩在道路盡頭那家我要去的超市。


2月18日 晴
東京某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景點導覽校稿沒完沒了,煩死了,幹。簡體字要怎麼寫是你家的事,但是簡體字有很多詞彙不能直接轉成繁體字來用啊,到底要我講幾百遍啊幹。誰跟你衛生間啊,誰跟你寄存櫃啊,幹。


2月19日 晴
在網路上發現一本好像滿有趣的書:翻譯偵探事務所。叫我妹幫我訂了。


2月20日 晴空萬里
全家睡到9點起床。早餐交給水牛跟本丸去做,我難得享受一天"爸爸起看書報"的時光。本丸進入期末考備戰倒數階段,幾乎都在家裡唸書。晚上吃鴨肉火鍋。


2月21日 晴
氣溫超過20度,像四、五月。傍晚帶本丸去配了一副有度數的太陽眼鏡。去年有場練習賽因為太陽角度的關係,據說為本校野球部史上守備能力最強的游擊手本丸有一個簡單的內野飛球沒能接到。當時趕快去買了一副大人用的沒有度數的太陽眼鏡來應急,讓他可以直接戴在平常戴的眼鏡上面,後面再用帶子固定起來。幾天後的正式比賽立刻應聲奏效,兩次頂著烈日飛到游擊上方的高飛球都被太陽眼鏡戴起來帥到不行的本丸輕鬆沒收,我跟水牛都樂得直呼這副太陽眼鏡已經回本,因為那兩球要是漏接的話我們可能第一輪就被淘汰了。


2月24日 晴
一邊聽蔡秋鳳的金包銀台語專輯一邊寫這篇。
別人呀的生命是框金擱包銀 阮的生命不值錢....

IMG_627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