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Goodbye Girl


這封信要寄給一個四十年以上的老朋友。

IMG_5959.jpg


在日本國內寄一封平信最少也要84円,可是寄到臺灣竟然只要90円,真不曉得日本郵政總局在想什麼。(感謝)







跳箱麵包


水牛送我的生日禮物。
是希望我趕快跳過最近這陣子的重重苦難嗎?(苦笑)


IMG_5957.jpg


IMG_5958.jpg




堅強


這一個多月來發生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其中給我最沉重的一擊的是,本丸手肘骨折。

事情發生在八月下旬的一個星期四。那時候在放暑假,不過棒球隊照樣練球。上午練完球回來,本丸跟我說他在遠投的時候突然覺得右手手肘很痛,我問他要不要去看醫生,他說不用,因為以前練完球之後也常常這邊痛那邊痛的,休息一下就好了,而且隔天星期五不用練,一整天可以好好休息。我信了他的話,而且星期六有比賽,我已經半年沒看他打球了,接下來他的每一場球我都不想錯過。

星期六上午的練習賽,本丸以第二棒游擊手連打兩場,不過第二場打完第一個打席之後,他自己跟老師要求換人,因為手肘實在痛得受不了了。那天本丸的打擊成績總共是四打數三安打,還差一支全壘打就達成完全打擊(把第二場第一打席也加進去)。

因為星期日還有練習賽,下午水牛火速帶他去看骨科,結果是右手手肘的骨頭連接部位出現了三道龜裂。跟醫生說明來龍去脈之後,醫生也無法斷定骨折的原因是不是遠投,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本丸大概有兩個月不能打棒球了。骨頭裂痕復原估計要三個星期,這三個星期手肘完全不能動到,要用固定板包起來。這三個星期之間,周邊的關節跟肌肉會衰弱,拿掉固定板之後還要讓關節跟肌肉恢復到以前的狀態,前前後後加起來大概需要兩個月才能回到棒球場上。

水牛跟本丸都很淡定,唯獨我遲遲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我覺得很自責,好後悔,用以淚洗面這四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本丸的棒球生命要是因此而劃下句點的話怎麼辦??手肘!棒球選手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手肘啊!!我怎麼這麼粗心大意啊??!!星期四那天下午我要是堅決一點,帶本丸去看醫生就好了。我無時不刻都在想,本丸一定是因為在傷到手肘的狀態下上場打球才會變得這麼嚴重,那三道裂痕說不定就是那三支安打造成的,打一支裂一痕,最深的那一道就那支飛過中外野手頭頂的三壘安打。

令我驚訝又安心的是,本丸完全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顯得消沉低落,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調調去學校上課,下課後照樣每天練球。本丸整隻右手用繃帶纏起來,能參加的練習內容有限,例如跑步或深蹲之類的下半身訓練,或是單用左手揮揮棒子,真的沒事做的時候就拔草。他跟我抱怨今年新進來的一年級都不主動拔草,被他拔一拔之後感覺乾淨多了。

他們練球我偷偷去看過幾次。大家都在場上練習時,只有本丸一個人默默地板凳區那邊來來回回的做深蹲前進,看得我眼淚一直掉。(你怎麼可以這麼堅強?老爸該向你學習了)週末假日的比賽,他就擔任跑壘教練或是灑水員,甚至提前一個小時跟幾個交情比較好的隊友去學校準備比賽場地。(晚了將近三個月入學的一年級還不太知道怎麼準備)

九月中旬。地區秋季大會開打之前,老師把背號6號給了本丸。據說這是老師第一次把背號發給無法上場比賽的傷兵。地區秋季大會採單淘汰制,要是可以打進第四輪以後的四強,甚至打進決賽取得東京都大會的門票,說不定本丸還來得及上場,可惜我們首輪就以一分飲恨,今年就這樣"no素"了。去年秋天,本丸一年級的時候,由一、二年級構成的新隊伍在正式比賽中連贏九場,誰都沒有想到今年竟然打一場就沒了。不過本丸還是一樣,每天開開心心地去練球,每週三天去醫院做復健。骨頭的龜裂已經癒合,醫生說大概再過兩個星期就可以打棒球了。

好,我也該堅強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