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花鳥風月


日本有個說法叫"花鳥風月",意思就是上了年紀之後會依序對這四樣東西產生一種憐愛的心情。花就是花花草草。鳥,就鳥。風嘛,大概是指大自然吧。月,當然就是月亮。

水牛有個小學時代以來的朋友,當時曾經同班過,外號叫無尾熊。去年她養了一隻白文鳥,可是卻不小心在家裡把牠給踩死了。聽說無尾熊為此受到了非常嚴重的打擊,傷心難過了好幾天,後來約水牛出去喝酒訴苦才慢慢好轉起來。

水牛跟我說,無尾熊已經進入了花鳥風月的鳥,所以我才知道原來花鳥風月還有這個意思。然後最近我發現,我也確切無疑的進入了花的階段。這一陣子除了買菜跟跑步之外幾乎都沒有出門,陽台上的盆栽自然也就照顧的特別勤,澆完水之後的心情感覺特別愉快。上個禮拜發現,我去年種的那些水果種子的盆栽,蒲公英跟虞美人這些不知道怎麼鑽進去的不速之客實在是長得越來越囂張,蒲公英雄壯威武到快要超過欄杆,虞美人三天兩頭就冒出來給我花枝招展一下。土壤裡的養分都被這些招搖的客人吸光光,難怪我那些水果幼苗都長不大。

蒲公英跟虞美人也是花花草草,我本來也是愛屋及烏地去照顧,可是盆子裡實在長得太滿太亂,有一天我終於狠下心來,決定把水果幼苗以外的來賓全部拔得一乾二淨。不過這一拔才知道,蒲公英的根真的太有生命力了,像鬍鬚那樣數不清的白色細根,整趴根深蒂固在土壤裡面,硬是要拔起來的話,周圍一大片的土跟水果幼苗都會被它拉起來。我用小鏟子連鏟帶切,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蒲公英清光。


IMG_5544.jpg
這朵紫色的不知道什麼花我有留起來。
後面那個肥肥壯壯的莖幹就是蒲公英。


IMG_5545.jpg
長到快要高過欄杆的蒲公英。



IMG_5547.jpg
這也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過客,長得幾乎跟蒲公英一樣高。



IMG_5548.jpg
清完之後便這樣。你看,有沒有很清爽?
左下角最大的那一棵是柿子,其他應該是橘子什麼的。


 一點多了。睡吧。晚安。



平凡的世界


厚厚三本〈平凡的世界〉全部都讀完了。非常好看的一部全景式小說,寫法也許有點類似雨果的悲慘世界。作者路遙是陜西人,他用非常鉅細靡遺的文字來描寫他在黃土高原的故鄉以及當時的農村人民生活,從1975年一直寫到1986年,把双水村孫少安和孫少平這一家人在中國大陸進行農村改革的那個時代如何奮鬥成長的故事寫的是有血有淚、有哭有笑。

對大量又複雜的登場人物逐漸有個概念之後,我完全投入了路遙筆下的世界,感覺就好像在看一部超長篇的連續劇一樣。為了搞清楚黃土高原一帶的地理位置以及它周邊一些城鎮乃至相鄰各省的位置關係,我還特地去買了一本陝西省的地圖冊來看。雖然這種資訊在網路上垂手可得,但這本地圖冊裡還有陝西的地形、人文和風俗民情等介紹,對於想好好認識一下陝西的我來說,買起來放在手邊我覺得很值得。沒辦法,路遙實在寫得太透徹,太真實了,真實到讓我好想去黃土高原那邊神遊一下,看看少安他們住的窯洞到底長什麼樣子,地處東拉河和哭咽河交匯處的双水村是不是真有其村,少平出去打拼的黃原跟銅城大牙灣在什麼地方,曉霞去的省城離双水村有多遠,少安少平拚死拚活讓妹妹蘭香去唸的北方工大是現在的哪一所大學。

書裡的一些"金玉良言"我有用便利貼標起來,挑幾個記在下面。


人們寧願去關心一個彆腳電影演員的吃喝拉撒和雞毛蒜皮,而不願了解一個普通人波濤洶湧的內心世界…… (P.263)

只有勞動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強大。不論什麼人,最終還是要崇尚那些能用雙手創造生活的勞動者。(P.882)

在生活中,因為你而使周圍的人充滿希望和歡樂,這會帶給你來多大的滿足!(P.931)

儘管外面的世界很少有人想到他們的存在,但他們給這世界帶來的是力量和光明。生活中真正的勇士向來默默無聞,喧嘩不止的永遠是自視高貴的一群。只不過,這些滿臉黑汗的人,從來不這樣想自己,也不這樣想別人。(P.957)



五月七日


睡到七點自然醒,外面的陽光已經非常刺眼。喝杯溫熱的白開水潤潤用嘴巴呼吸了一個晚上的乾口燥舌,開始做早餐。

今天的主角是香蒜辣椒義大利螺旋麵。先把兩枚大蒜和一根乾辣椒切碎,丟進鍋裡用橄欖油爆香,然後再把切碎的培根放進去炒一炒。我買的螺旋麵要煮9分鐘,在等煮好的這段時間內切好生菜跟兩顆奇異果,把紅黃兩色的甜椒和綠油油的夏南瓜放進瓦斯爐的烤魚箱烤到稍微帶焦,把冷凍庫裡的吐司麵包微波解凍之後放進烤麵包機烤。

螺旋麵煮好之後,丟進炒好的香蒜辣椒培根裡拌一拌,盛盤之後撒點鹽跟胡椒調味。然後把生菜、奇異果跟烤蔬菜都漂漂亮亮地擺上去,最後擺上塗了發酵奶油的烤吐司然後再淋上幾圈阿根廷蜂蜜,完成。前前後後大概20分鐘。一人一盤,都不用搶。

早餐做好之後我才會叫水牛跟本丸起床,每個人各自端自己的東西到飯桌上吃。我們早餐配的飲料是固定的。本丸喝牛奶,水牛喝咖啡加牛奶,我喝牛奶或黑咖啡。冷熱就看那天的氣溫跟心情。咖啡加牛奶我平常也喝,但唯獨早餐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把咖啡跟牛奶加在一起,要嘛純牛奶,要嘛純咖啡。

吃完早餐,NHK晨間新聞也剛好告一段落。水牛不用上班(上班日數限制),本丸不用上課(東京不給學校上課)。他們繼續看接下去的晨間劇,我把洗好的衣服拿去陽台曬好,碗也洗好,然後回自己的房間整理一下最近收集到的翻譯好詞,看看小說。

將近中午時分,翻譯公司發了一封郵件來請我回覆顧客的問題跟修正要求。在我回覆到覺得很煩的時候,水牛跑來跟我嚷著說要用泡麵來煮剛才在電視上看到的奶油雞蛋麵當午餐,我說不行,冰箱裡還有一堆快要過期的肉都還沒用,等一下我來煮就好(我在心裡都已經計劃好如何消化這些買太多的食材)。因為我那時候剛好很煩,回答水牛的時候口氣很差,然後水牛就生氣不高興了。看她不高興,我覺得更不高興,我是在工作又不是在玩,翻譯這種工作本來就會遇到很多很煩的事情,我連煩一下的資格都沒有嗎?她說我煩可以,但是不能用很煩的口氣跟她說話,因為那個煩的心情會傳染,會讓她心情變不好。我懂她的意思,也跟她道歉了(總之先跟老婆道歉是化干戈為玉帛的鐵則),但我還是沒有自信以後可以在覺得很煩的時候用不煩的口氣說話。

因為推行遠距上班的關係,然後政府又呼籲民眾盡量不要出門,長時間窩在家裡的結果就是夫妻之間的爭執暴力或是虐待小孩的情形變多,這是非常容易想像得到的。唉,想到東京還要這樣悶一個月,真的快瘋了。

搞完那個該死的回覆,睡個午覺之後,本來我想去剪個頭髮,讓已經三個月沒有剪過的鳥窩頭清爽一下,可是看到理髮店裡面坐滿了清一色的歐吉桑,而且還有兩三個沒戴口罩的白目,我當下就決定不剪了。幹你這個死病毒我跟你拚了,你一天不從這個世界消失我就不剪頭髮,看誰厲害。

回家之後,戴上已經用大同電鍋蒸了五、六次的口罩去附近公園跑了10公里。日本跑步的人本來就很多,現在這個新冠肺炎讓跑步的人更多了,因為大家都不敢出遠門,跑步成了垂手可得的紓壓健身途徑。現在跑步不戴口罩的話很容易被人家從白眼翻到屁眼(學姊最近常用的形容詞),說是跑步時的大口喘氣也會飛沫傳染這樣。不過想想也是滿有道理的,現在我跑步都戴口罩了,這樣就不用一邊跑步一邊閃來閃去。你安心我安心,大家都安心。

傍晚來了幾個後續的小案子,都接了。吃過晚餐,本丸跟水牛看之前錄起來的連續劇重播,我繼續消化那些買太多的肉,按照老媽的食譜炒了一大盆香噴噴的炒米粉出來。用甜辣醬試吃了一碗,讚。不過還是沒有老媽炒的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