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東京瓦斯


2007年8月30日 13點29分


晚上11點多,老婆跟飯糰都睡了,我在檢查白天沒看完的大陸劇日文字幕。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來電顯示,發現開頭是0120的。0120?這是從哪一國打來的?台灣的話前面會出現886,開頭是0120的我還是頭一次看到。

戰戰兢兢地按了通話鍵,小心翼翼地說了一聲摸西摸西。

「對不起,我們是TOKYO GAS(天然氣供應業者).....」

一聽到TOKYO GAS,我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啊!完蛋了!」不管電話那頭的人接下去講甚麼,我保持著手機貼在耳朵上的姿勢馬上衝到廚房去。

哇咧!茶壺的下半部已經被烤成岩漿的顏色啦!

一個箭步衝上去把瓦斯爐關了,但悶熱的廚房早已瀰漫著一股肯定是茶壺的塑膠把手所散發出來的戴奧辛毒臭。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TOKYO GAS的人還在用敬語嘰哩呱啦說目前安全系統偵測到我們家的瓦斯爐已經連續開火開了一個小時之類的。驚魂甫定的我很不好意思地跟那個人說我已經把火關掉了,並且連說了好幾次謝謝,最後掛上電話之前還跟那個人說了一聲思咪媽現。

我在燒隔天早上飯糰喝奶要用的開水,結果書房的冷氣吹得太爽,完全忘了廚房的火還是開著的。要是沒有東京瓦斯那通電話、要是睡前習慣把手機關掉的我已經在棉被上攤成大字型,半夜把我們叫起來的很可能就是消防隊吧。真是太恐怖了。

多虧房東跟TOKYO GAS訂了這項安全監控服務。只要房客家裡的瓦斯連續使用超過一個小時,TOKYO GAS那邊的人會先打電話來確認,要是電話沒人接或者是打不通,他們就會自動切斷瓦斯的供應。這樣一來房東就不用擔心他的房子被像我這種線線的房客燒掉。這已經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我在燉從台灣帶來的燒酒雞,因為燉太久了TOKYO GAS打電話來關切。第二次是我一邊吃飯一邊等著魚烤好,結果看電視看到忘了廚房在烤魚,等我端著碗盤回到廚房準備要洗的時候才想起來,而烤魚的火早已經被關掉了。

我在想我們家會不會已經被TOKYO GAS列為高危險用戶,只要我們家一打開瓦斯爐,監控中心裡面的電腦就會自動啟動廣播:「值班人員請注意、值班人員請注意,XX町X丁目的山椒魚已經開始用瓦斯了,請嚴加戒備。」

不會吧?金害。



環台記 16


051_20190513153051ccd.jpg
已經不會有火車駛進來的勝興車站月台。

続きを読む

吳念庭


今年黃金週整整放了十天,我們家哪裡都沒去。還好本丸上了國中之後理所當然地加入了學校的棒球隊,黃金週幾乎每天都在練球,我跟水牛也不用煩惱要帶他去哪裡玩,每天閒閒沒事地看書、打掃、跑步、逛街,有練習賽就去看本丸打球。從我們家走到學校只要5分鐘。

最後一天,棒球隊終於有了一整天的休息,我想說哪都沒去也怪可惜的,便計畫出個小遠門,到埼玉縣戶田市去看養樂多對西武的日職二軍比賽。

我們家基本上是西武迷,兩年前,我曾經帶本丸去西武第二球場看西武二軍的主場比賽。西武第二球場就在西武巨蛋旁邊,週邊設備簡陋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不過選手跟觀眾之間只隔著一張鐵絲網,在場邊熱身的選手近到幾乎可以用伸手可及來形容,比賽看起來超有魄力又身歷其境。

這次我們去的戶田球場是養樂多的二軍主場,地點雖然偏僻但是交通不難,從JR埼玉線的「武藏浦和」站搭公車約10分鐘,下車後再走大約10分鐘路就可以到。跟單純用鐵絲網圍起來,記分板是木板人工顯示,觀眾席只有本壘板後方區區幾塊板凳的西武第二球場比起來,養樂多二軍的戶田球場真的漂亮多了。記分板是電光顯示型,本壘後方跟一壘旁邊的觀眾席加起來大概也有兩百個位子左右,唯一的缺點就是要收錢吧,而且假日還加價。西武第二球場不管什麼時候去看都不用錢。

IMG_20190506_133143.jpg 

IMG_20190508_001608.jpg 




比賽開始是下午一點,我們20分鐘前抵達球場的時候票竟然快賣光,只剩角度最差的一壘旁最右側有三個連續空位可以讓我們坐在一起,唯一欣慰的是牛棚就在眼前,捕手跟投手就在距離我們不到5公尺的地方傳接球,球射進手套時發出的「蹦!」聽起來好爽。

IMG_20190506_133134.jpg 





西武隊現在有三個台灣選手,郭俊麟、吳念庭跟廖任磊,他們目前都在二軍。那天我只有看到吳念庭,他擔任先發二壘手,打第六棒,背號39。比賽開始之前,我看到吳念庭跟場上每一位裁判都有行禮打招呼,其他選手都沒有這個動作。我很想朝著他大喊一聲「吳念庭加油!」,這麼近他一定聽得到,但因為位子在養樂多這邊,我實在擠不出這份勇氣。

打完五局,我們離開被網子圍得跟鳥籠一樣的觀眾席,走到三壘那邊的堤防上面去看。在堤防看不用錢,只是離球場有點遠,三壘壘包跟三壘線也因為角度的關係被休息區的鐵皮屋擋住,看不到。不過三壘這邊西武球迷比較多,坐在寬廣的草地上看起來也比較舒服。


IMG_20190506_143041.jpg 


九局下,兩出局二壘有人,5比5平手。燕子敲出一支中右外野之間的深遠安打,獅子被再見了。吳念庭四打數兩安打,我沒記錯的話。



腳踏車店


2008年1月11日 0點45分


車站附近有家腳踏車店比較便宜,我習慣去那裡換輪胎。可是我每次要去之前都要先硬好頭皮。

前幾天,小白2世的輪胎按照慣例又破風了。因為先前補過一次,這一次應該是壽終正寢了,所以不得不牽著小白2世到那家腳踏車店。

「老闆,輪胎破風了。」

「喔,等一下。」老闆一邊繼續著他的工作一邊打量了我一下,然後開口說:「你打哪來的?」

又來了。我可能長得太沒特色了,儘管連這次在內大概我已經來過5次,他還是不記得我。

「台灣。」我已經跟你講過5遍了喔。

「喔,台灣啊。我就知道,看你就不太像日本人。」

「哈哈。」你接下來要講屏東的事情對吧?

「我去過台灣喔。屏東啦。屏東你知不知道?」

「屏東我知道。」我怎麼會不知道?第一次下恆春基地就被關在營區兩個月,幹 。

「我以前是空軍啦。那時候被派到屏東那邊,我還自己開飛機過去咧。」

「是喔。」

我想盡量裝出驚訝的樣子,可是從口中的發出來的聲音卻平淡到連自己都覺得很愧疚。第一次看鐵達尼號的時候,在螺絲對著沉入大海的節客用氣若游絲的聲音呼喊時有掉眼淚,可是看了五次的話,我想眼淚應該是掉不出來了。

「你幾年級?」

「四年級。」

「美國去過了沒?」

「還沒。」

「你這樣不行喔,你要趕快去美國那邊看看,趁年輕的時候去。@#^&*#@....(開始落英語).....。待在日本沒有用啦。OK?」

「你英語講得好棒喔。」

「那當然,我在美國工作了好幾年咧。」

然後他開始重播他在美國和台灣的故事,我則是一邊含糊地答腔一邊想轉移話題到我的腳踏車上。但很無奈的是我不太會轉話題,轉台的話倒是滿會的。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時間像從屋頂漏下來的水一顆顆滴在我的心頭。

「對了,你來看一下這個輪胎。」

終於想到我是來幹什麼的了。

「這個是日本製的,要用日本製的才好呀。你那個輪胎一定是中國製的啦,那根本不能用,爛死了。騎沒多久就破了對不對?可是沒辦法,中國做的東西便宜嘛,像這個日本的輪胎一個就要5000多。」

「沒辦法,就5000吧。」

看了一下他手中那圈烏黑亮麗的新輪胎,橋石牌。我記得那個破風的後輪也是橋石牌的。

「你這台腳踏車一定也是中國製的。你看你看。這裡繡成這樣?你看這一台,日本製的,25年前賣的款式喔,一點繡都沒有。」

「哇,真的耶。」

要離開時確認了一下小白2世的後輪,果然跟他剛才秀給我看的輪胎一模一樣。因為上次我也是在這家店換的。

到了約定的下午三點,我回到腳踏車店。堆在門前的腳踏車比我早上來的時候多了好多。數一數大概有17、8台各種毛病的腳踏車等著他,生意真好。滿頭大汗的他正在測試小白2世的後輪內胎有沒有破洞。

「不行了,洞這麼大,你看。不換不行了。」

「是喔,那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坐在小板凳上的他看起來背更駝了,兩隻手也早就被大排長龍的腳踏車弄得烏漆嘛黑,全身上下看得到白的地方只有頭髮。

「不好意思,我明天再來好了。」正當他起身要去拿工具時我跟他說。

「明天也沒關係嗎?」他好像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似的。

「對,沒關係,我明天下午再來。」他那鬆一口氣的樣子讓我覺得很欣慰。至少他今天可以早一點點去休息吧。

隔天下午再去,小白2世的後輪從舊的橋石牌變成了新的橋石牌。

「呃,這樣一共多少錢?」

「2800。」

呃,你這樣不會虧錢吧?

收了他找回來的200円,騎著健步如飛的小白2世,我想我以後還是會繼續去聽他的重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