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環台記 15

024_20190430140015e9d.jpg
豐原車站大廳。我們要搭9點51分出發的區間車2194。

続きを読む

環台記 14


190.jpg 
社頭車站大廳。剪票阿姨知道我們在用十八啦環島之後大力稱讚,然後旁邊有個阿姨(照片中倚在鐵門邊那位)聽到我們的對話之後,很熱情地說要幫我們「案內」,帶我們去附近幾個地方走走,可惜我們時間有限,下一班火車25分鐘後就要來了,只好婉拒她的好意跟熱情。


続きを読む

環台記 13


108_20190419140329dc0.jpg 
新營車站的售票小姐幫我跟本丸劃到了坐在隔壁的位子,所以說TR PASS表面上是說不能選位,但只要售票員有心幫你選的話還是選得到。
到二水車站是13點6分,然後我們要搭20分出發的集集線。

続きを読む

環台記 12


056_201904190739376e2.jpg 
新營車站大廳

続きを読む

環台記 11


去年暑假的火車環島五日遊現在才寫到第三天早上,啊是準備要寫到今年暑假嗎?

第三天的必修車站是10「大湖」、14「新營」、15「社頭」、13「豐原」。所以說你看,用骰子APP搖出來的數字都差不多,很沒實感。新營到社頭這一段,中間我們從二水轉集集線坐到車埕,然後再返回田中繼續北上。

続きを読む

棉被大國


2008年3月27日 20點26分


說到對日本的印象,可能很多人都不一樣。經濟大國、A片大國、生魚片大國、電車大國、工作狂大國、排隊大國......等等等等。不過以我在東京苟延殘喘了將近6年的經驗,我今天要跟各位報告一個您可能還不知道XX大國。對,聰明的人或許已經瞄了一下上面的標題了。

那個XX就是我們每個人每天都要用的棉被。


會讓我突然這麼覺得的契機是,櫻花。櫻花跟棉被有什麼關係?別急,且聽我娓娓道來。


話說台灣的家人下個月月初就要來東京賞櫻了,為了挪用住宿費來酒池肉林兼摸個八圈,全員無異議一致通過,5個晚上都要窩在我們的2K(兩房一廚+一浴一廁)小公寓。幸好台灣那邊只派了兩個大人和一個小鬼當代表過來,不然怎麼擠得下去。

問題是家裡只有我和水牛的兩床棉被。總不能為了那5天再去買個兩組棉被回來吧?買回來也沒地方放。剛好不久之前看到電視節目上面說日本的棉被店有棉被出租的服務,半信半疑地跑去家裡附近的棉被店一問之下,居然真的有耶!

鋪在塌塌米上的、用來蓋的、枕頭、毛毯、睡衣。這樣一整套一個晚上3800円。每多睡一個晚上加2100。難怪他們店裡賣的棉被好像幾十年都沒有人摸過了還是不會倒。不過連睡衣都有倒是讓我滿驚訝的。睡衣就是那種日式旅館裡面都會放的那種浴衣(ゆかた),能夠讓家人體會一下穿浴衣喝日本酒打台灣麻將然後睡大頭覺的滋味好像也不錯。

本來我們已經決定跟那家要倒不倒的棉被店租棉被,也算是對我們住的這塊小地方的經濟付出一些貢獻。可是有一天水牛心血來潮,上網用「布団 レンタル」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有好多這種棉被出租業者,而且還日本全國宅急便咧!更讓我們苦惱的是,好便宜!!一個晚上5600、兩個晚上5600、三個晚上5600...五個晚上還是5600?!真是太有良心了,還知道睡一次跟睡五次的棉被沒差。雖然沒有睡衣,刷牙洗臉用的盥洗用具組合倒也很實用。

怎麼辦?難道要背叛要倒不倒棉被店的老闆嗎?我大概永遠也忘不了那個老闆從和室裡面拉開紙門走出來歡迎我們到來的樣子。那絕對不是為了掏我們的錢包,而是發自內心感謝我們走進他們這家店的笑容。他那溫柔纖細的嗓音和彬彬有禮的日文迴盪在飄著古老木頭香味的房子裡,讓我們有時光倒流的錯覺。

兩年前的冬天曾經為了一個工作到新潟訪問,當時住在一戶民家。冬天的新潟向來以豪雪聞名,而那一天也不例外,有些地方的雪積得比人站起來還高。晚上看到伯母幫我準備的棉被真是嚇了一大跳。雖然不太記得了,不過由下而上大概有電毯、鋪被、毛毯、被單、最後是加了一層棉被套的超厚超軟豪華羽毛被,看起來就好像一大塊千層酥,然後我就變成了裡頭的一片叉燒。

水牛老家的棉被也非常驚人。她房間的壁櫥裡堆滿了各式各樣用來鋪的和用來蓋的棉被,而且不管什麼時候去,那棉被睡起來都有陽光的味道。她老媽大概每個星期都會搬出來曬一曬吧。在日本只要遇到艷陽高照的好天氣,一定可以看到家家戶戶的陽台都躺了好幾條棉被在那邊貪婪地吸著陽光。

水牛現在蓋的棉被是她用出社會的第一份薪水買的。五萬円。比起一條五萬円的棉被,有人願意用值得紀念的第一份薪水的將近一半去買棉被這個行為更能說明棉被在日本的地位吧。

棉被大國,真不是蓋的。



無人游泳池


2007年9月1日 2點9分


別的地方怎樣我是不知道,不過最近發現在東京只要花100円就可以享受到VIP級的待遇。

這個星期天氣轉涼之後,有一天上午我去家裡附近的市民游泳池繼續練我的蛙式。那一天的氣溫大概只有25、6度,感覺相當涼爽,而且天色看起來要下雨不下雨的。我在想,這種天氣會去游泳池的人應該不多了吧。

騎腳踏車到了游泳池外面,果然沒錯。腳踏車停放處只有一台腳踏車在那邊發呆。今天游的時候再也不用擔心踢到那些目中無人的小鬼,走在池畔的時候也不用在意年輕媽媽們的視線而刻意縮起一點小腹,拎背可以盡情地游到爽啦!

買了門票進去,到更衣室把上衣跟褲子全脫了,全身上下只剩一件事先穿好的泳褲(→廢話),然後拿著泳鏡跟泳帽我就很快樂地往池子那邊走。

在空無一人的游泳池裡面游過泳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覺得走到游泳池畔那段路比下水游還興奮。清澈碧藍的一池秋水,就這麼靜悄悄地等著我一個人去弄皺。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電影裡面的有錢人都會在自己家裡蓋一座游泳池了。

可是,這段美好的胡思亂想很快就被粉碎了。因為我數了一下之後發現,池子四周總共站了4位救生員,而且個個黝黑健美,腹肌好像那種一整條的土司麵包上層那樣,一小塊一小塊地鼓得好漂亮。想到我必須在這四條猛漢的注視之下練我的土製蛤蟆功,心都涼了半截。

幸好,因為全場怎麼看都只有我一個人要下水的樣子,四條猛漢裡面的三條往員工休息室那邊走去,只留下一條穿紅三角褲的在看我。我連續游了一個小時,紅三角褲就真的一直站在池子旁邊看著我游了一個小時,手裡還拿著根釣竿....不是,是用來警告游客的擴音筒。

只要付相當於一罐咖啡的價錢,就可以享受到兩個小時的無人游泳池,而且還有專屬的猛漢救生員在旁邊全程盯著,天底下有比這個還物超所值的VIP待遇嗎?



東京散步──日比谷公園


2007年9月4日 16點16分


日比谷公園是日本第一座西洋式公園,於1903(明治36)年正式開放。裡面除了有日比谷公會堂、音樂堂以及日比谷圖書館等文教設施之外,也有許多噴水池、造山、花圃等等賞心悅目的場所。

由於歷史悠久,有非常多的故事在這裡流傳著。本回我們為您挑選的是,帶著某個「謎」的作品。直木賞作家─久生十蘭(ひさおじゅうらん)的「いつまたあう」*。這是1957(昭和32)年刊登在「りぼん」*雜誌上的一則童話。

◇  ◆

夏天的尾聲。一個名叫杉山的警察先生,將目光停留在一位少女身上。那位少女坐在日比谷公園的花圃的板凳上,大約10歲左右,氣質很好。已經日落了,少女好像還不打算回家的樣子。杉山過去跟她講話,可是少女只是微微笑,甚麼都沒有回答。杉山將少女帶回了警察局。

不可思議的孩子。她聽得懂人家在講甚麼,可是不會寫字。放在面前的晚餐,她連動也不動一下。說她不想吃,倒也不太像,因為她很明顯地在吞口水。杉山試著自己先吃了一口之後,少女才好像收到了甚麼暗號似的開始吃了起來。少女對戴著賽璐黑框眼鏡的人有著非比尋常的恐懼。她胸前垂著一條裡面鑲有狼狗照片的項鍊墜子。不管問她甚麼,她都只是看看對方而已,可是問她喜不喜歡繪本的時候,她卻高興得直點頭。

警察能夠保護少女的時間只有五天。一旦超過了這個期限,少女就會被送到兒童保護所。杉山試著去調查這位少女的身份,覺得好像有了一點眉目的時候,少女卻不見了。

◇  ◆


其實這個故事,後來的發展沒有人知道。因為作者死了。

只可惜,這位少女的真實身份變成了永遠的謎。當你坐在公園的板凳上休息的時候,何不馳騁一下你的想像?



譯註
「いつまたあう」:何日再相見。
「りぼん」:絲帶、緞帶之意。ribbon。

投幣式洗衣店

2007年7月12日 0點21分


投幣式洗衣店,コインランドリー(coin laundry)。

想想來日本快六年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去。連續問了賣香菸的歐巴桑跟派出所的警察阿伯,總共騎了20幾分鐘的腳踏車才找到一家在錢湯(澡堂)隔壁的。

雨陰陰濕濕地連下了兩天,洗好的衣服都曬不乾,再這樣下去我們家飯糰明天就沒有衣服褲子可以換了,所以才不得不背著一堆早上剛洗好衣服和浴巾來。

10分鐘100円。很經濟實惠嘛!而且還是一次可以烘九公斤的大型烘衣機。要是家裡也擺一台烘衣機,烘到乾需要吃的電搞不好就不只100円了。

當我坐在板凳上看小說等衣服乾的這幾分鐘,就有三個家庭主婦很優雅地提著衣服籃子進來,兩個來烘衣服,一個來收烘好的衣服。外面停車場的白色車子裡面還有一個男人好像很無聊地在等嘎拉嘎拉轉的洗衣機停下來的樣子。對面那棟看起來很老實的公寓好像從我出生以前就坐在那邊了,跟窗外的雨景搭配得好自然。

下雨天的投幣式洗衣店,好像不只是衣服,連心情都會幫你烘得鬆鬆暖暖的。


生雞蛋


我是在2008年11月搬到這個部落格來的,之前寫的東西全部都放在天空部落的「ほのぼの東京生活」。不過天空部落去年關閉,包括「東京愛情故事之旅」在內,當年我寫的那些日本的點點滴滴全部都消失了。雖然他們有在網頁上再三告示,要用戶在關閉之前把文章備份或是搬到其他地方,可是我早就沒有在看他們的網頁,等我有一天我想要回味一下當年寫的東西才發現進不去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什麼都救不回來了。

還在天空部落那邊寫的時候,當時為了安全起見,偶爾我就會給他備份一下。不過我現在才知道我那時候備份起來的東西都是CDF檔,當時也沒有想過要打開來看看,只知道我有做備份這個動作所以可以安心了這樣。現在試了很多方法都沒辦法把那個CDF檔完全打開,頂多只能用word之類的文書軟體看到文章的起頭部分,<繼續閱讀>之後的文章都看不到,偏偏我那時候又比較喜歡把文章分成起頭跟本文放上去,所以還是於事無補。

今天無意間發現我最早的一顆行動硬碟裡有個名為「部落格草稿」的檔案夾,裡面全部都是記事本的檔案,存檔日期幾乎都落在2007年跟2008年。可能是我當時偶爾會用記事本打草稿,打好之後再貼上去。這個檔案夾裡面的東西,應該就是「ほのぼの東京生活」裡面唯一存活下來的極少數幾篇文章吧。雖然完整的不多,有的只寫到一半或是開個頭,當時有沒有在部落格繼續寫到最後也不得而知了。

「生雞蛋」是少數完完整整的其中一篇,存檔日期時間是2007年11月1日17點21分。


続きを読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