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取得日本駕照的手續


上星期去了一趟「運転免許試験場」(類似台灣的監理所)問問職員,如果持有台灣的汽車駕照的話,要如何取得日本的駕照。結果,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簡單。而且,便宜!!已經持有駕照的台灣人,基本上只要準備好下面三樣東西就可以換成日本駕照了。

1、汽車駕照
2、護照
3、外國人登錄證(具有日本的在留資格)
4、六個月以內拍的大頭照

當然,駕照必須是有效的。護照則是用來確認,你拿到駕照之後有沒有在台灣居留超過90天。如果在台灣拿到駕照之後還沒有滿90天就來到日本,便無法更換成日本駕照。

準備好這四樣東西之後,還要把駕照翻譯成日文。他們只承認兩個地方的翻譯。一個是該國的大使館、一個是JAF(日本自動車連盟)。因為台灣在日本沒有大使館,台北駐日代表處也不行,職員跟我說台灣人都是請JAF翻譯的。

JAF(日本自動車連盟)翻譯業務

這些都OK之後,就可以去「運転免許試験場」辦手續了。手續的流程是:

文件審查 ↓
 填寫申請書(此時提出駕照的翻譯文和照片)↓
適性試験、知識確認(筆試)↓
技能確認(路考)

※參考「外国の運転免許証を日本の運転免許証に切り替える手続案内」

如果一次就及格的話,總共只需要4000多円的手續費,再加上翻譯3000円,加起來還不到8000呢。相較於在日本考一次駕照動輒2、30萬円的費用,真是便宜太多太多了。我還沒有開始著手進行,等到實際上去辦的時候說不定還會遇到一堆困難和問題。到時候再說吧。




《山椒魚報報》

村上春樹手寫原稿流出事件


在3月10日的報紙上看到一則消息。村上春樹的手寫翻譯原稿『氷の宮殿』(四百字稿紙73張)日前在(東京)神保町一家舊書店以120萬日幣的高價被賣出去了。而將村上春樹的手寫原稿賣到市場上的犯人,很可能就是村上春樹出道以前熟識的出版社編輯─安原顯。看報紙上說,村上春樹在今天發售的「文藝春秋」四月號中對於這次的事件發表了一篇文章,我立刻就去買了一本回來。

從長達10幾頁(262-277)密密麻麻的內容,可以看出村上春樹對於自己的手寫原稿很可能是被曾經是好朋友的安原先生故意賣到市場上這件事,感到相當的不解、難過、以及憤慨。安原先生比村上春樹大十歲,曾經在日本的出版業界活躍過一陣子,然後在2003年因為癌症過世了。

村上春樹在29歲出道以前經營過咖啡店,而安原先生就是店裡的常客之一。當時村上春樹的店裡常常有一些文藝界的編輯聚集,而村上春樹也滿欣賞安原先生的性格,所以兩個人算是滿親密的朋友。村上春樹從出道(1979、『聽風的歌』)之後,到1988年開始改用打字機寫『舞、舞、舞』為止,都是用鋼筆一個字一個字寫在四百字原稿上的。這段期間,村上春樹幾乎都是把手寫的原稿親手交給安原先生。

可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當村上春樹住在美國那段時間,安原先生開始寫評論痛批村上春樹,兩個人也就從此未曾再有過往來。令人費解的是,當時應該被嚴密保管在出版社倉庫中的村上春樹親筆原稿─『氷の宮殿』翻譯─,那家舊書店卻在安原先生過世前一年的夏天就拿到了。安原先生死後,家人依照他的遺願把他書房裡面的所有東西全部賣給了某位中古書商,而那些「所有東西」裡面,就包含了村上春樹的大量手寫原稿。而這些原稿,目前正在舊書店或是網路拍賣中,以一種違反道德常理的市場價值在流竄著。

安原先生,似乎是擅自將村上春樹的手寫原稿大量私藏到自己家裡面了。然後,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交代不知情的家人把這些東西全部賣掉,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村上春樹剛開始還寫的很委婉,細細訴說著他和安原先生之間的情份、以及安原先生對他的種種影響。可是最後寫到自己親手寫的原稿不知道被賣什麼地方成為一種商品的時候,筆調很明顯地變得有點激動了。親手寫的原稿,所有權當然是在作家。村上春樹說,這些原稿裡面有些東西不想被出書、不想被太多人看,所以刊登在雜誌上之後就打算收著。可是這些原稿卻被某些人當成商品來牟利,這對作家來說真的是很大的傷害。

這次村上春樹之所以會在『春秋文藝』上發表這篇文章,是為了避免其他作家再受到相同的傷害,並且呼籲世人不要繼續將這些傷害擴大了。不只是村上春樹,也有很多目前正在文壇上活躍的作家親筆原稿,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正淪落為有心人士斂財的工具。


「盗掘」という言葉はあるが、まだ生きている人間の墓を暴くことをいったいなんと表現すればいいのだろう?」

『文芸春秋』2006年4月号、村上春樹「ある編集者の生と死」P.274 

雖然有「盜墓」這個字,可是盜活人的墓,到底該怎麼表現才好?



《日本文學》

日本的部落格女王


今天在這邊,想介紹一個日本的名人部落格。她就是,在日本有「部落格女王」之稱的....

真鍋かをり(Manabe Kaori)

她的部落格在日本有多紅呢?前一陣子在電視上的綜藝節目看到她,主持人就提到,她的部落格「一天」的訪客,最多曾經創下超過20萬人次的紀錄。真是太恐怖了。雖然她的部落格沒有開放留言(就算開了也沒時間回),不過大家可以看看「引用」(トラックバック、Track-Back)的部分,幾乎每一篇文章都超過1000。真是太可怕了。所以她在日本部落格界有個稱號就是:「トラバ女王」。

トラバ就是トラックバック的縮寫,她是"被引用"的哦。比起「回應」的多寡,日本人似乎比較重視部落格的「引用」數目。我在報紙上看過一則新聞。有一家電腦公司在招募新員工時出了一道題目給應徵的人:「請做一個部落格出來,並且在一個月之內讓『引用』總數超過25則。」也就是說,必須在一個月之內讓25個不認識你的網友引用你寫出來的文章。真是有創意的點子啊。不但可以看出應徵者有沒有真材實料,在日本很受到重視的「表現能力」也可以看的出來。

不好意思,有點離題了。剛才介紹的真鍋小姐,一月份的時候去了一趟台灣。關於這趟台灣之行,她寫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尤其是看到她和「真鍋咖啡館」招牌合照的照片、還有「多啦A夢頭部」的夾娃娃機在她看來好像地獄繪圖一樣,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鍋かをり的台灣之行



《山椒魚報報》

西武巨蛋的跳蚤市場


「好久沒有去跳蚤市場了,今天去逛逛吧。」
就這樣,我和老婆興致勃勃地、在風和日麗的週末中午去了一趟西武巨蛋有名的,「大」跳蚤市場。

フリーマーケット(Free-Market):跳蚤市場
インボイスSEIBUドーム:INVOICE西武巨蛋 →球場全名

哇!平常比賽時這個大門都是深鎖著,只能從兩側走到球場的觀眾席,沒想到今天卻是「門戶洞開」,還可以直接進到球場裡面耶!光是可以大搖大擺的穿過這個大門走進西武隊的主場,我就覺得已經把今天200円入場券的本撈回來了。OK,廢話少說,跟我進去球場裡面看看吧!GO~~!





哦哦哦!和田一浩在比賽時看到的球場角度就像這樣子吧。


在日本的大型跳蚤市場擺攤賣東西的人通常有兩種。一種是職業的生意人,一種業餘的老百姓。要區別他們很簡單,只要看他們擺出來的「行頭」就知道了。職業的,會把要賣的東西放得整整齊齊、搞的好像跟商店沒兩樣,看看那些掛在架子上的衣服就知道了。你只要湊過去瞧瞧,老闆立刻就像一隻蒼蠅飛過來在你耳邊嗡嗡叫「請隨便看看啊,我會算你便宜一點哦。」真的是滿討厭的。我問老闆一件棒球夾克多少錢,結果他跟我說一萬円。啊哩是甲林背裝孝維哦?我要是有一萬円可以買衣服,幹嘛來這裡啊?

業餘的呢,則是簡單地把自己不要的東西陳列在地上供人任意挑選,你走過去看看、摸摸、翻翻,他們大部分都不會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等著你能夠找到喜歡的東西。頂多是有些比較年輕的女孩可能會說「不好意思,那件衣服有點髒,算你300円就好。」對嘛,這才是跳蚤市場嘛!來哦來哦,每件通通100円!!在這個紙醉金迷的時代,這兩位女生,我覺得比逛涉谷109百貨的女生可愛多了。


整個會場從上面眺望過去就像這種感覺。奇怪?照片我沒縮成這麼小,為什麼放上來之後就自動縮小了?


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如此接近球員休息區,當然不能錯過!可是...位子也太少了吧?怎麼夠一個球隊坐呢?另外一張是記者席。有點亂七八糟、椅子也滿破舊的。因為內野區被一條繩子圍起來不能進去,所以我只能站在三壘附近拍。


雨ガサ:雨傘
鉄道忘れ物市(てつどうわすれものいち):鐵路遺失物市場!!
カサ大放出(だいほうしゅつ):雨傘大放出!!

真是太過分了!居然把人家忘記在電車上的雨傘收集起來賣!?而且還真有你的,有辦法撿到這麼多!無本生意啊?其實,這些應該是相關業者向JR或是私鐵買來的。據說雨季的東京,被忘記在電車中的雨傘一天平均有600支左右。JR為了保管這些雨傘也很傷腦筋,所以過了一段時間如果沒有人來認領的話(雖然說要從堆積如山的雨傘認出自己的也很傷腦筋),他們就會進行清倉拍賣。

照片右邊角落的900円雨傘,真的是名牌傘一堆,而且又大支,撐起來就是很有安全感的樣子。雖然很想買一支回去,可是想到家裡還有三支小雨傘,還是算了。結果,我的原訂目標─球鞋、背包─沒買到,倒是老婆高高興興地買了一個緬甸風味的包包、500円!米色短皮夾克、300円!以及一件手工製的連身無袖洋裝、250円!


→不要問我怎麼知道這是緬甸風味的包包。直覺啦。這種包包在日本好像滿流行的。

從發達的跳蚤市場和中古物品流通市場,就可以看出日本人非常具有環保意識,而且相當著力於資源回收或是再利用。到了夏天,東京地區各地幾乎每個星期都有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場。雖然說日本的跳蚤市場絕大多數是衣物、其中又以小孩子的衣服最多,對於留學生來說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不過偶爾去逛逛的話,還是有可能發現好東西的。我現在每天喝的香濃咖啡,就是在家裡附近公園的跳蚤市場、用300円買的咖啡機幫我煮出來的喔。

PS.為什麼叫做「跳蚤」市場啊?還有,「忘れ物」的中文翻成「遺失物」好嗎?"遺失"跟"忘記"的意思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山椒魚報報》

單字大補帖


養生(ようじょう)

字面上跟中文的「養生」有相同的意思。可是,今天卻在電器行的冷氣機清洗服務廣告中看到這個字。雖然說清洗冷氣機也算是一種可以強身的運動,不過很可惜,跟中文的「養生」完全沒有關係。欲知詳情、請看下面分解↓

大辞林:建築工事で、作業箇所の周囲を保護すること。



這張圖是冷氣清洗廣告中的過程解說的第一步驟。也就是說,先將家裡冷氣機下面的地板或塌塌米事先做好保護措施,以避免在卸下來進行清洗時刮壞地板。


サクラ

用平假名寫的話是「さくら」(桜)、也就是眾所皆知的「櫻花」之意。但是用片假名寫的話,通常用來代表另外一種非常有趣的意思。

大辞林:露天などで、客の買い気をそそるため、客のふりをして買い物する仲間。

比方說,花錢請人假裝成客人來自己的拉麵店排隊,假裝成很有人氣樣子來吸引其他客人上門。這些假裝成客人的人,就叫做「サクラ」。其實,像是綜藝或是歌唱節目的錄影現場,為了製造出明星的人氣效果,有時候製作單位會發一些海報或是小道具給現場的觀眾,請他們在來賓出場時歡聲雷動一下。這些不是出於內心喜歡這位明星、但是為了現場效果而配合的觀眾,也可以叫做「サクラ」。


帰宅部(きたくぶ)

根據老婆的說法,這個字幾乎沒有一個日本人不知道的,特別是在國中和高中時最常被用到。日本的國中生和高中生,八、九成以上的人都會加入社團,像是「野球部」「柔道部」「弓道部」「陸上部」等等。因為日本的中學生相當重視社團活動,少數沒有加入社團的人,就會自嘲自己、或是被取笑為「帰宅部」→回家社。以前的我就是「回家社」的忠實社員,現在也是。


別嬪(べっぴん)

非常美麗的女人。用的時候通常會在後面加一個「さん」→べっぴんさん。


物もらい(ものもらい)

簡單地說,就是「針眼」啦。小時候常常聽人家說,不可以偷看女孩子的三角褲,不然會長針眼。可是我好像從來沒長過。(意思就是...ㄟ...)不過日本好像沒有這種說法。因為疲累、抵抗力降低,或是受到髒東西感染,造成眼瞼附近有腫狀物出現的症狀,日文裡面就叫做ものもらい。



《單字大補帖》

東京←→台北


回東京的前一天跟妹妹閒聊時才知道,我們好像搭了一班很了不起的飛機回台灣。


長榮HELLO KITTY專機的登機證



「哦。難怪飛機外面塗了兩隻超大型的HELLO KITTY啊。」

「ㄏㄡˊ!你怎麼那麼笨啊!餐具組你有沒有拿回來?」
得知我搭到HELLO KITTY專機的妹妹,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那個可以帶回來哦?」
我努力回想那飛機餐的樣子,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裡面有什麼值得帶回來做紀念的餐具,倒是飯盒裡面那條印有HELLO KITTY圖案的日式小香腸讓我印象很深刻。我故做鎮靜,告訴妹妹我還吃了一HELLO KITTY香腸之後,她的臉好像一顆酸梅。

「對了對了,連廁所裡面的衛生紙都印著HELLO KITTY唷!」
看著嘴巴張開開、臉上寫滿了「好羨慕哦」的妹妹,已經逗出樂趣的我決定使出最後一招。

「我有拿HELLO KITTY的撲克牌啦。」

「在哪裡?在哪裡?」

「放在宜蘭家裡了。」

「......」


HELLO KITTY的魅力真是可怕,居然可以讓已經有兩個小孩的媽如此痴狂。不過說真的,我和老婆當時完全不知道我們坐的是(全台?全球?)僅有一架的HELLO KITTY專機,只注意到有好多東西上面都印了HELLO KITTY,只差空姐沒有戴HELLO KITTY的面具吧。


回台灣那幾天都在吃喝玩樂。


出了中正機場,我們馬上直奔市林夜市先來一盤蚵仔煎,然後還有花枝羹、糖葫蘆、木瓜牛奶、灑了梅子粉的各式水果。回到老家之後還是狂吃,然後忙著採買準備帶回日本的東西。另外,我們去了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走過一遍之後,真是讓我以身為宜蘭人而驕傲啊!




↑我家門前有稻田、後面有早餐店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的商店門牌


回日本前一天,我和老婆以及家人開著北宜高、一路順風向北到淡水。對於淡江畢業的我來說,淡水是一個充滿青春回憶的小鎮。不過現在變得好熱鬧,到處都是人、人、人,簡直就跟鍋子裡的魚丸沒兩樣。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那個沒有好樂迪、沒有麥當勞的,淡水小鎮。晚上九點過後,我們去美麗華看綠色的摩天輪、到旁邊的打擊練習場揮了100次棒子。時速120公里的球,我揮了20次只擦到3顆。電動的世界跟現實世界,真的差好多。

飛往東京的長榮班機,又是一架很不一樣的。明明是買長榮的票,可是長榮的櫃檯小姐卻叫我們去ANA(全日空)那邊。原來長榮和ANA有共同營運的班機!無意之中來回都坐到很特別的班機,真是Orz...啊。




《山椒魚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