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麗子小姐


從我家到超市的路上有一間不起眼的小餐館,由一對夫妻經營,平常生意很好。他們賣的套餐價位大概在800到900日圓左右,豐盛一點的上千,不過在每天上午11點到下午2點這個時段,他們會推出一種特別便宜的套餐,一份只要600日圓,以臺灣的感覺來說差不多60塊吧。

因為我們家早餐吃得早,我大概11點左右就會開始肚子餓,所以我做完上午的工作,常常會先去那邊填飽肚子,然後順便去超市買菜回家。這個習慣大概一兩個星期一次,維持了好幾年,直到去年疫情開始肆虐東京為止。

去年有一次,我戰戰兢兢地在客人應該不多的上午11點多去光顧那家餐館。很久沒去了,想說飲食業現在辛苦,偶爾也要去給喜歡的店家打打氣,順便去看看老闆跟老闆娘好不好。那時候東京都把飲食業視為疫情擴大的最大元兇,除了禁止提供酒類和縮短營業時間之外,還不斷呼籲店家營業時要做好隔板或換氣等防疫措施。可是,那時候他們什麼都沒做。門窗是關起來的,座位上也沒有設置隔板,而且最讓我意外的是客人還滿多的。我挑了櫃台席最邊邊的位子,但是過沒多久就有客人來坐在我旁邊,而且一來就是三個人。他們都沒戴口罩,一坐下來就開始嘰哩瓜啦的聊天。

我匆匆扒完600圓的特價套餐,戴上口罩付了錢就趕快走人。我覺得有點欣慰,也有點惆悵。欣慰的是我可以不用擔心這家餐館關門大吉,惆悵的是其他店家防疫措施都做得那麼認真,但是他們卻一點都沒做。從那次之後,我就沒有再去過他們那邊,直到上上個星期為止。

一年多沒有踏進這家小小的餐館,除了櫃台席的每個座位之間都擺了一塊透明的壓克力隔板之外,我還注意到兩個跟以前很不同的地方。一個是負責招呼外場的老闆娘變成女兒在招呼,一個是老闆的頭髮白了好多好多。

老闆的女兒叫麗子,我猜的。因為櫃台後面的牆壁上掛著一塊明星簽名用的紙板,上面寫著:

多桑  恭喜○○○○開張  甘巴爹內  
REIKO 2009年10月X日

我每次坐在櫃台席吃午餐的時候都會看到這塊紙板,不知道看幾年了,然後麗子小姐跟老闆又超像,一看就知道是女兒,所以我在心中認定她就是那個孝順的麗子小姐。

我以前也曾經在店裡看過麗子小姐幾次,不過絕大部分都是老闆跟老闆娘兩個人在顧店,麗子小姐只是偶爾來幫媽代班,我一年頂多遇到個一兩次,所以看到麗子小姐的時候我都會有一種特別幸運的感覺。

可是,我上上個星期去的時候,是麗子小姐。上個星期去的時候,還是麗子小姐。連續兩個禮拜都遇到麗子小姐,就好像連吃兩根冰棒都吃到再來一支一樣。老闆娘怎麼了嗎?不然我怎麼會連續兩個禮拜都遇到麗子小姐?不然老闆的頭髮怎麼會一年多就白掉那麼多?希望只是我想太多。

下禮拜如果還是麗子小姐的話....,先問問看她是不是麗子小姐好了。



再見倫敦飯館


很久以前寫的倫敦飯館前一陣子突然很多人來點閱,使我不知不覺又懷念起那位老婆婆。剛好我一直在想,那台新買的半格相機要帶去哪裡按下第一道快門。這下不用考慮了,去西荻窪就對了。


倫敦飯館2009
跟倫敦飯館的相遇是在2009年9月。

當時那位老婆婆已經老到不能再老的程度,去之前我就想說這家倫敦飯館現在應該已經不在了。查了一下網路,人家也說他們已經在2010年5月關門大吉。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決定去那邊走一走看一看。

走出西荻窪車站南口之後,沿著右手邊的道路,貼著中央線高架鐵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大概五六分鐘就可以看到一家達美樂披薩。我對照了一下地址,沒錯,這家達美樂披薩就是以前那位阿婆的倫敦飯館。電線高度是唯一沒有變的地方吧。


IMG_6162.jpg

IMG_6160.jpg



雖說是預料中事,但還是覺得滿枉然的。當時我有用底片相機Lomo LC-A留下店內跟老婆婆的身影,放上來給大家看一下。那時候我剛好在用黑白底片。


15.jpg


17.jpg



人生想到什麼就去做,不要拖啊。



國會圖書館


在地下鐵有樂町線的永田町站下車,從二號出口走出地面之後,過了左手邊的十字路口就是國立國會圖書館。馬路很大一條,雙向加起來大概有八個車道。耀眼的秋日陽光從行道樹的間隙灑在寬闊的人行道上,走起來非常舒服。

可能因為星期一中午的關係,這一帶又多是政府機關,馬路上幾乎看不到車流,倒是馬路另外一頭的國會議事堂前面好像有什麼政治團體停了一台小麵包車用擴音機在那邊抗議。十字路口周邊有好幾個警察在戒備,路邊還停了一排警車跟羈押人犯的鐵牢車(?),要是抗議隊伍中有人違規造次,可能就會直接抓起來關到鐵牢車裡面吧。

此行我來國會圖書館的目的不是為了看書,也不是為了查資料,而是專程來吃吃看他們食堂裡面的兒童餐。國會圖書館規定未滿十八歲不得進入,可是食堂不知道為什麼卻有賣兒童餐,而且還相當美味。之前在網路上看到這個有趣的矛盾之後,我就在想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去吃吃看這個傳說中的兒童餐,順便長長見識。

由於疫情影響,現在國會圖書館只開放給預約者進去以便控制入館人數。預約必須在兩個星期以前從網站上報名,希望那天去的人數如果超過限制就用抽籤決定,成功預約到的人在前一個禮拜五之前會收到電子郵件通知。我就是這樣預約到的,至於是報名人數不多還是幸運抽到就不得而知了。

光網路預約還不行,進去的時候要有一張實體卡片。第一次去的人可以先網路預約,預約到的話當天再去圖書館櫃檯辦卡即可。國會圖書館分成"本館"跟"新館",疫情預防期間只開放本館,但卡片一定要去新館櫃檯去辦,還好新館就在本館旁邊,走幾步就到了,也不會說很麻煩。辦卡的時候要填一張簡單的表格,然後再出示一下身分證件就好。我很瀟灑地抽出剛更新沒多久的在留卡,鮮度百分百不說,上面的照片又是我這十幾年來難得拍出來的一張得意之作,怎麼看都是一位來自臺灣的好青年,我連口罩都不用拿下來櫃檯小姐就讓我辦了。


IMG_6047.jpg


一切準備就緒,本館入口的紅外體溫偵測也沒問題,正當我要大搖大擺步入虎穴的時候,才發現到一個令人扼腕的事實。本館不能帶自己的包包進去,只能把需要帶的東西全部塞到一個B5大小的透明塑膠袋裡,一個不夠裝的話可以裝兩個,反正就是不能帶裡面東西看不到的包包,而且他們還明文規定不能帶照相機進去。其實我此行的目的除了那個莫名其妙的兒童餐之外,用底片相機拍一下國會圖書館內部也是計劃之一。因為國會圖書館聽起來就有一種莊嚴隆重的氣氛,建築或內部陳設應該也很古色古香,用底片來拍應該很對味。但奇怪的是,他們沒有禁止帶手機進去耶。誰可以告訴我現在有哪一牌的手機沒有照相機功能呢?真是莫名其妙。

總之,要進入本館之前,你必須先把所有隨身行李都放到入口旁邊的寄物櫃,只挑幾樣你要帶進去的東西放進手提式的透明塑膠袋裡。寄物櫃要投100圓硬幣才能用,不過用完之後那100圓會退回來。這樣規定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防止有人把裡面的貴重書籍或資料偷偷帶回去。

其實國會圖書館也沒有我想像中的莊嚴隆重或古色古香,感覺就像普通的市公所一樣,尤其是那昏昏暗暗的樓梯間。職員們感覺都很年輕而且以女性居多。食堂在六樓,但因為疫情影響他們沒有正常營業,廚房也沒有運作,只有提供外面業者做的便當,一個550圓,不管你有沒有買便當都可以在這裡吃,不少圖書館職員也都帶著自己做的便當來這裡用餐。兒童餐的美夢破碎了,我只好買個便當在食堂一邊看NHK午間新聞一邊果腹。三樓有家咖啡簡餐店,但那邊也沒有兒童餐。飯後我到那裡點了一杯熱熱的維也納咖啡,上面的飄浮奶油甜甜的很好喝。

我在一樓人文資料室的閱覽區看了一會我自己帶來的《撒哈拉的故事》,然後趴在桌上睡了15分鐘的午覺。四周都沒人。醒來之後繼續看完其中一篇,想說外面天氣這麼好,一直待在這個死氣沉沉的地方看書也沒什麼意思,東西款一款就離開了國會圖書館,手裡拿著相機,沿著藍天綠蔭的美麗步道在千代田區的水泥叢林中穿梭。


IMG_6044.jpg


IMG_6043.jpg



豬排飯


地下鐵東西線「早稻田」站2號出口外面有條「夏目坂」,沿著那條坡道一直往上走,過了便利商店之後再沿著左邊那條路一直往上走,就可以在Y字形的交叉路口看到一家小小的炸豬排店。店名叫豐,尾崎豐的豐,日文唸YUTAKA。

我很喜歡那家店,三年前到附近來接案時經常到這裡吃午餐。老闆跟老闆娘是一對老夫妻,看起來應該有70幾歲了。事隔三年,那家公司發mail來希望我去接案時我很高興,一來是因為他們單價超高,二來是因為我又可以去吃尾崎豐的豬排飯了。

去之前很擔心他們會不會因為疫情影響的關係而把店收了,幸好他們還在。店面跟三年前一模一樣,門簾還是很白。我沿著坡道走上去時,看到老婆婆一個人在外面左看右看,像是在觀察有沒有客人要進來的跡象。快一點半了,我稍微加快了腳步。我現在就要去吃了,不要把門關起來啊。

店裡只有一個客人,男的,大概五六十歲,坐在櫃檯的最左邊。我坐到最右邊靠牆的位子去,跟他保持了一個最遠的社交距離。


とんかつ1
菜單上最左邊那道是炸牡蠣定食,十月到三月的秋冬時期才有提供。他們的牡蠣又大又肥,整整五顆,三年前的冬天,這道炸牡蠣定食完全把我給征服了。可惜離十月還有兩天,於是我點了最右邊的炸豬排定食。我要嘛點炸豬排,要嘛點炸牡蠣,不太會去考慮別的。



とんかつ2
頂きまーす!


吃完之後準備要享受熱茶時,一個阿伯進來送貨,好像是免洗餐具之類的。老闆跟送貨阿伯顯然已是舊識,彼此一邊交貨點貨一邊熱絡寒暄,互問近況如何。送貨阿伯說最近生意很不好,雖然餐飲業都增加了外帶服務,但外帶服務已經到了一個飽和狀態,銷售量不如預期。老闆也說現在他們只做中午,晚上都沒有在做了,因為中午還有上班族會來內用或外帶,晚上下班之後大家都嘛直接回家,不會在外面吃。

本來想跟老闆說,我已經三年沒有來你們這邊吃了,看到你們還有在營業我真的很開心,不過他一直跟送貨阿伯聊得好起勁,後來還談起生意上的事情,一些價格什麼的都被我聽到了。我把話吞回去,結了帳,轉身拉開拉門,低頭穿過門簾,心滿意足地走了出去。還有30幾分鐘可以逛一逛。


今天是中秋節。祝大家中秋節快樂,花好月圓,心想事成。


運転士見習い




永保安康


今天日本的報紙(朝日新聞)介紹了臺灣目前最搶手的「9999永保安康」車票。



001_20100909065548.jpg

我的皮包裡也有兩張「永保安康」車票。

十年前的九月,我在生日那天特地從台北搭火車到台南永康去買的,來回各一張。看了這篇報導我才知道,原來這張火車票上面的日期還是用日治時代留下來的打印機一張一張打出來的。不過,9999紀念車票也是用古老的打印機一張一張打出來的嗎?一次打五萬張會不會把打印機操壞啊?而且現在還要追加五萬張....





002_20100909065548.jpg

還有,印在「永康」左邊的「H」是甚麼意思呀?十年前的永保安康上面沒有H耶。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重播】


應觀眾要求重播一下 ↓

東京愛情故事之旅





小兒科



需要帶本丸去看小兒科的時候,我會在診所開門前一個小時去排隊,這樣一來可以掛到很前面的號,然後水牛只要在門診開始前五分鐘帶本丸過來,很快就可以輪到他而不用花很多時間在診所。

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的,坐在門口花壇上喝喝咖啡看看書的一個小時是我很喜歡的時間,尤其是天氣好的時候,看著三三兩兩的高中女生神采奕奕地走過去(那一帶總是會有高中女生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覺得這個早上特別神清氣爽。

有一次我排到第三名。第一名是一個把拔,第二名也是一個把拔,排在我後面的第四名還是一個把拔。假日先到醫院來排隊大概也是日本把拔的使命之一吧。這三個把拔看起來年紀明顯都比我大,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為了家庭每天從早打拼到晚的上班族那種感覺, 不過他們有個共通點就是,手上都拿著一台任天堂DS在玩。

吃完包子喝完咖啡之後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旁邊的把拔們都很認真地在打電動,只有我一個人在看川上弘美的話好像有一種很假掰的感覺,要是讓他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話那就更不好意思了。不過最後我還是拿出來看了,因為實在沒事做。第五名跟第六名的兩位太太不知道在聊什麼聊得很起勁。開門前30分鐘左右,陸陸續續來上班的醫生跟護士都露出笑容跟我們一一道早安。

下次我也帶一台DS去好了。



永康車站


23還是24歲吧,那個時期我隨著部隊下左營基地訓練,遇到那種一兩天的假期也回不了宜蘭,所以大概都窩在高雄或台南一帶鬼混。

生日那天剛好遇到放假,在部隊裡沒朋友的我也沒事幹,於是決定找筆友在永康車站見面。那時候很流行「永保安康」車票,想説我也去弄個一張來,而且上面蓋的票戳日期剛好是我的生日,應該是個不錯個紀念品吧。筆友那時候還是台南某家二技的學生,我們那時候已經魚雁往返了兩年多,之前也見過面了,交情還算不淺,一通電話打過去問她立刻欣然允諾。

如今已回想不起來永康車站長什麼樣子,只記得房舍好像是木造的,月台只有一個。那天天氣很好,天空應該很藍,我下車的時候月台上沒半個人影,一個人坐在月台的椅子上望著安安靜靜的永康車站,等著下一班火車把筆友載來。

因為停永康的班次比較多,我們在永康買了車票到保安,然後又從保安坐回永康。兩張印有我生日的「永保安康」車票,現在還完好如初地躺在我的皮夾裡。筆友上個月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漂亮女兒,在此也祝福她們全家人永保安康。


中和


在台北工作那兩年一直都住在中和,只是我很少出去玩,放假的時候不是到補習班補日文就是窩在家裡打線上遊戲,所以對中和一帶也沒甚麼感覺。唯一覺得很方便的就是有捷運可以坐去上班,以及公寓附近有一家貴族牛排可以讓我每個禮拜五晚上外帶一份牛排回家犒賞自己。

另外一個讓我到現在還有印象的是一家理髮店。室友跟那家理髮店混得很熟,有一次他帶我去那邊剪頭髮,於是就跟那家店的老闆娘認識了。老闆娘知道我在銀行上班後,一直透過室友打聽我有沒有意思跟她女兒交個朋友什麼的,只是那時候我相當「閉俗」,雖然沒有女朋友但也覺得要跟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孩子打交道很麻煩,支支吾吾中也就沒了下文。

決定要去日本留學之後沒多久便遞了辭呈,然後在打包回宜蘭老家前寫了一封信給那家理髮店的老闆娘告別。我記得我好像只有去那邊剪過一次頭髮,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也變得跟老闆娘有點熟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室友一直在那邊喇賽我們的事情吧),所以想説去日本之前至少寫封信給人家打個招呼。老闆娘有回信給我,內容大概是要我好好努力之類的鼓勵,她原本要介紹給我的女兒也在信紙最後添了一兩行。

那一兩行到底寫了甚麼,現在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