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本体重量


日文的「本体重量」,意思就是說不含包裝或附屬品在內,指東西本身的重量。

現在好像很多地方都直接翻成「本體重量」,可是我對「本體」兩字總是看不太順眼,正統的中文裡面應該沒有這個用法才對。雖然說現在很多辭彙都受到日文影響,直接拿來用的例子也不少,像聲優,職人,違和感等等,可是我對「本體」還是不太能夠接受。

在茶杯跟碗盤之類的陶瓷產品說明中,你可以接受「本體重量」這個寫法嗎?


兌與對


日本人在喝燒酒的時候會加熱水或冷水,加熱水叫「お湯割り」,加冷水叫「水割り」,所以「~割り」大致上就是「加某種液體進去混合」那種感覺。

然後,最近我才知道中文有個滿有格調的字可以用來表達這個意思,而不是只有「加」而已。不過很奇妙的是,那個字在繁體字跟簡體字當中卻完全不同。發音雖然一樣,但寫法已經不是單純的字體繁簡差異,而是用的字本身就不一樣。


左邊是中國大陸的辭典,右邊是臺灣的辭典。
IMG_3176.jpg 


簡體字用的是「對」。
IMG_3175.jpg 


繁體字用的是「兌」。
IMG_3177.jpg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我只是單純覺得,「對」已經有那麼多意思,在中文裡面算是超級忙碌的一個字,為什麼不把「攙和」這個意思撥給比較閒的「兌」來用呢?

在這杯酒裡對點熱水。
在這杯酒裡兌點熱水。

「兌點熱水」看起來就是多了一絲韻味在裡面,不是嗎?
為什麼簡體字要用「對」這個字來表達「攙和」的意思呢?我實在是搞不懂。


不過再翻一下現代漢語辭典,我發現簡體字的「兌」 也是有「攙和」的意思耶!
(馬的到底哪個才對啦?連釋義都一樣)
IMG_3199.jpg 


國語活用辭典就沒有把「攙和」的意思列到「對」裡面,幹得好!
IMG_3178.jpg 


最後為了安全起見,我再去查了一下教育部的線上國語辭典.....結果,「對」裡面有「攙和」!!!啊啊我不想接受這樣的結果啊啊啊啊(抱頭)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一下 ↓
http://dict.revised.moe.edu.tw/cbdic/search.htm


耍了一個多小時的白爛,結論就是「對」跟「兌」都有「攙和」的意思。唉。

不過,既然兩個字都可以,我要用「兌」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吧。

錄音帶都聽完兩卷了(楊林→潘越雲)。睡覺睡覺。
潘越雲的情字這條路真好聽。




面向什麼什麼



最近交出去的翻譯接二連三地被客戶那邊的中國人改得體無完膚,所以奇檬子不是很好。

畢竟市場規模差太多,日本這邊的日中翻譯還是以簡體字居多,而我在翻譯時會特別去留意,除了盡量不用可能只有台灣才有的說法以外,也會盡量去配合大陸那邊的講法。不過我也是有底線的,有些實在沒有辦法接受的地方我就會委婉地(說難聽一點就是偷偷地)融入台灣的說法。

「面向」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類似這樣的句型我知道大陸那邊要這樣說,但我就是不爽去配合,我都會翻成「這是一套專為金融業設計的保全系統」。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identity的問題,我怕我如果一直配合下去,總有一天我會開始習慣寫出甚至說出「這是一套面向金融業的保全系統」還是「這是一本面向家庭主婦的雜誌」之類的句子。

可是,最近知道交出去的稿子到了客戶那邊之後被改得滿江紅(包括剛才說的"面向"),我真的對翻譯公司感到非常過意不去。他們知道我是用繁體字的台灣人,但還是相信我的能力而把簡體字翻譯交給我,而且稿子也都經過別的校正者校正過,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交給客戶的。這樣一來不但害翻譯公司臉上無光,也會讓翻譯公司失去那家客戶,我的飯碗也就越來越小了。

問題是呢,客戶他們自己改得好也就算了(有一次真的被改得很棒,甘拜下風),改過之後反而變爛的情形也有,這時候真的是滿腹苦水啊。當然,好不好或爛不爛都是個人的主觀問題,繁體字跟簡體字的文章在「體質」或「節奏感」方面的差異也都有關係,不管我再怎麼盡力,還是翻不出完全「面向」中國人的中文吧。



題外話。

昨天買了一雙新的布鞋。k-swiss,紫色的。以前的我絕對沒有勇氣買顏色這麼炮的鞋子,不過最近因為上面說的那些事情搞得有點鬱卒,而且我滿早以前就想穿穿看k-swiss,然後又剛好滿便宜的,心一橫就買下來而且當場換穿。

因為當時我穿的外套是紅色的,配起來就是大紅大紫。嗯,心情好多了。


失落感

東京馬拉松,槓龜了。

因為報名人數是參賽名額的10倍左右,被抽中的機率只有10%,基本上槓龜是很正常的,不過畢竟還是有點失落感啊。無菜拎碑練尬架姑!

算了算了,反正日本的馬拉松多如牛毛,又不是只有東京馬拉松一個,跩屁啊?一萬日幣的報名費貴的要死,倒不如明年二、三月找個鄉下地方的馬拉松去跑一跑,然後在當地泡個溫泉再回去還比較愜意一點哈哈哈。(標準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話說回來,前陣子也遇到了一個讓我很有失落感的廣告翻譯。

「貴金属買取専門業者」。「貴金属」就是金銀珠寶首飾那些有的沒有,「買取」就是收購,「専門業者」顧名思義就是專門搞這個的業者。我翻成「收購專門業者」交出去之後,客戶說因為臺港兩地的分店都已經用「回收專門業者」這個詞,所以希望我可以把稿子裡面的「收購」全部改成「回收」。

可是我覺得非常納悶。一般來說,「回收」這個詞用的對象應該都是一些可以循環利用的資源垃圾或是沒什麼價值的東西不是嗎?用在金銀珠寶這種貴重的東西上面不是很不搭嗎?「珠寶收購業者」。「珠寶回收業者」。不管我怎麼唸怎麼看都是「珠寶收購業者」比較稱頭,為什麼他們一定要堅持用「珠寶回收業者」呢?


「收購」的人要給錢,
「回收」的人不用給錢啊!!
(搞不好還收錢咧)



儘管我透過翻譯公司很仔細地向客戶說明「回收」跟「收購」在詞意上有什麼不同,他們還是堅決用「回收」。理由是,因為臺港兩地的其他類似業者也都用「回收」這個字。


騙肖A!!那五摳能?!好,老娘就查給你看!!

..................


搜尋的結果還真的給我跑一堆「珠寶回收」出來,看得我有多鬱卒你知道嗎?剛才苦口婆心解釋給客戶聽的那番話都變成一堆屁也就算了,萬萬沒想到原來臺灣有那麼多人都是理所當然地「回收」別人的珠寶或是讓自己的珠寶被「回收」。當然,用「珠寶收購」的地方也不是沒有,在「回收」前面加個「高價」也還情有可原,只用「回收」兩個字來對待別人的珠寶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啊。

不管你了,既然你那麼愛回收就去回收吧。我一定會去找「收購業者」的,如果有珠寶可以賣的話啦哈哈哈。



請問一下

這種可以避免個人資料洩漏的明信片在日本相當普遍,日文叫做「圧着はがき」,通常都做為帳單或公家機關通知之用。請問一下台灣目前有沒有這種明信片呢?中文又怎麼稱呼呢?我怎麼查都查不到呀嗚嗚。

對壓式明信片?
對黏式明信片?
開封式明信片?
可黏式對摺明信片?(開始亂編....)

要是中文還沒有固定的官方稱呼,您覺得上面哪個名稱好呢?(歡迎另取別名)

我個人是覺得「開封式明信片」好像還不錯。



86分


關於上一篇提到的那份合約書我前天交出去了,不過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到要那份合約書的公司給日文版打了84分,中文版打了86分。


ㄟ,這意思是說我翻出來的東西已經超越了原文的水準嗎哈哈哈。最好是這樣啦。不過那三天還真的是嘔心瀝血啊,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花在查證大陸那邊的說法,害我一頭烏亮麗的鳥巢上面多了好幾根白花花的米粉。

然後剛才翻譯社把救援投手(校正者)的意見寄給我了。


兩個耶!只有兩個小地方要我改一下耶!!真是不敢相信!!!別人怎麼樣我是不太清楚,整整八大頁的合約書當中只有兩個小地方需要改一下的翻譯應該算不錯了吧。沒有枉費我付出那麼多心血啊嗚嗚嗚,好高興。



慶功午餐:手工豬排泡菜咖哩丼+芭娜娜
IMG_2359.jpg


翻訳と野球

突然覺得翻譯社其實很像一支棒球隊,而登錄在他們旗下的譯者就好比是投手,有一軍的,當然也有二軍的。

翻譯社的教練團會看對手(顧客)來選擇適合的先發投手(譯者),然後再找一位救援投手(校正者)在後面擔任把關的角色。只不過這裡面的先發投手個個都要具備完投能力,絕對不能中途落跑或是失蹤。要是讓教練團不得不去找另外一位投手來中繼的話,你這個先發投手大概就很難有上場的機會了。

跟棒球隊不一樣的是,翻譯社這種教練團不會明講你是一軍還是二軍,你只能夠從上場的次數跟對手的強弱跟投一顆球可以換到多少錢來判斷自己的立場。而這個週末教練團派我上場的目的,我覺得好像就是要來測試我有沒有資格升上一軍。

對手是跟進出口貿易有關的合約書,內容足足有八頁之多,而且還要翻成給大陸人看的簡體字。我在想,教練團為什麼不直接用中國選手,而是要我這個台灣選手上去投球呢?因為找不到可以在四天內搞定的人嗎?接到先發指令後幾個小時,從教練團寄給我的伊妹兒裡面我找到了一個答案。

原來這個對手不希望看到那種很艱澀又文謅謅的合約書啊!

這個教練團實在太優秀了,不但很清楚我擅長的球路,比賽正式開始的兩天前還給我一份對手的資料(合約書草稿)讓我去準備哩。不過要是薪水再稍微高一點點就好了....ㄟ,這個我想還是等坐穩一軍的席次之後再說吧。


目前的情況是八局上半,無人出局,滿壘。我睡個覺先。

便當跟披薩

我接的翻譯幾乎都是「短期決戰」那一種的,交貨期間長則一、兩個星期,短則隔天。然後這半個多月來,我陸陸續續從三個地方接到了性質完全不一樣的三種翻譯,交貨日期非常接近也就算了,這個做完之後那個又要追加,把追加的部分趕完之後剛才那個也要追加,而且追加的東西都是隔天就要。幹,以為我是賣便當的嗎?!雖然我也賣得滿爽的就是了。(總比沒人買好)

在很短的期間內同時做三種內容跟交貨方式都完全不一樣的翻譯,感覺應該有點像同時帶三個完全不同類型的女人去同一家旅館開房間一樣吧。哦,不是開一間然後四個人玩撿紅點哦,我是說各開一個房間然後輪流把她們搞定然後她們都沒有發覺到彼此的存在那樣子。因為我前一陣子看的「LOVEHOTELS」這部片子裡面剛好就有這樣的情節:

一個女生同時約了三個男人在同一家旅館開房間,然後那個女生很巧妙地準備了各種藉口,這個房間玩過之後到下一個房間,下一個房間玩過之後再到下一個房間,然後有個到各個房間送披薩的小妹發現這個女生好像.....。

說無聊其實也滿無聊的,但那情節剛好就跟這半個多月來的我不謀而合。先把很急的A做完一部分交出去,然後找空檔應付後天要交的B;跟B打得正火熱的時候C又來問我說前天那個好了沒有,所以我只好先丟下B去搞定C(明明跟我說一個星期後交就可以的啊幹);把C搞完之後本來想回到B那邊,沒想到A又丟了一堆急件過來;A的急件處理到一半,B跟C又說可不可以再多加一點....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A跟B跟C都沒有叫人送披薩過來。


良藥苦口


日前在翻譯一篇文章時遇到一個從沒見過的詞。

文膽。

讀過的書大概比喝過的啤酒還少的我馬上就去查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可是撲了個空。不過上網搜尋一下答案很快就出來了。問題是日文要怎麼翻比較貼切?只著重在「撰稿人」這一面去解釋的話好像不足以表示陳布雷跟蔣介石實際上的密切關係,「秘書」的話又少了那個"重量感"跟"時代感",想來想去查來查去之後決定用「側近」(そっきん)這個字。


そっきん【側近】
権力者や貴人のそば近く仕えること。また、その人。「大統領の―」

出處:『大詞泉』


在當權者或身分高貴者身邊侍奉的人.....
"侍奉"當然也包括了寫稿子在裡面吧哈哈哈哈。





反過來,今天聽到一個很有意思的日文。


オブラートに包む


オブラート(oblaat)是一種用澱粉和洋菜(寒天)做成的半透明薄膜,從前日本人在吃藥粉的時候會用它包住藥後再吞下去,這樣就不會感覺到藥的苦味。現在日本人已經幾乎不用オブラート吃藥了,不過卻常常用「オブラートに包む」這樣的説法來比喻「把刺耳的話講得婉轉一點」、「把不好聽的話講得好聽一點」。

其實也滿有道理的歐。忠言就好比苦口的良藥一樣,稍微用一些東西包起來就不會那麼逆耳了吧。


無影手


每天都要用的東西一定不要買便宜貨,不然很可能會有這種下場。




042_20090804062716.jpg

打到注音符號都不見了!那A安ㄋㄟ!?
難道是我的鹹豬無影手太強了嗎?
可是我發現,消失的地方都有我常用的熱鍵功能。

ctrl+S 儲存
ctrl+C 複製
ctrl+V 貼上
windows+E 叫出檔案總管
windows+D 所有視窗最小化

因為打熱鍵時手指頭按鍵盤的角度會有點不一樣,注音才會被黏起來吧。所以說,要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用電腦的時候都在幹嘛,選擇字樣不會剝落的優良鍵盤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雖然說已經差不多可以不看鍵盤打注音了,但我還是覺得很不爽。再這樣下去那幾個地方早晚會變成空白鍵的。




IMGP9505.jpg


救星:白色極細油性速乾筆(210円)